诗歌趁年华

◆《全职高手》衍生同人
◇找个地方存个档
◆CP什么的都是浮云
◇节操也是

© 诗歌趁年华
Powered by LOFTER

【于锋X郑轩】石火光中

[1]

很少有人记得,蓝雨战队的郑轩也和所谓“黄金一代”一样,是第四赛季出道的。

实在是身为蓝雨支柱的那两个同期生太过光芒万丈,弹药专家这个职业又有个特别有存在感的大神在前面站着,以至于连死忠蓝雨粉也犯过把郑轩当成第五期或者第六期出道的错误。

“没事,这说明我至少看起来年轻。”郑轩自我安慰。

坐在对面的于锋想说点什么,张了张嘴又把话咽了回去。虽然对方按理来说是他的前辈,不过于锋心气高,郑轩又毫无前辈自觉,相处起来竟是比同期的队友还要亲近一些。只是郑轩的个性实在是他能够理解但不能接受的类型,所以遇到这种时候,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这个人四期出道,两年之后随队拿了冠军,坐着豪门队伍的主力位置,在别人看来好像什么都有。但是他一直觉得,就算郑轩一开始就进个小战队,坐着替补,拿不到冠军,他恐怕也是安然自若。

想到这里于锋有点生气,可是又找不到生气的理由。

郑轩还在毫无自觉地吐槽着自己天天被人在各种排比中遗忘的体质,顺便唠叨他的口头禅“压力山大”,于锋突兀地打断他:“我要去百花了。”

“什么?”郑轩没反应过来。

“我要去百花,”于锋看着他的眼睛,“我要去当核心。”

 

[2]

郑轩并不是不能理解于锋的苦恼。

从于锋进队开始他就注意到了对方,不为别的,就为这个后辈从名字到角色到本人都散发出的那种锋芒毕露的傲气——与自己截然不同,甚至完全相反。

于锋进了正式队之后大家开玩笑说现在我们也有弹药专家和狂剑了,不如你们俩来试试能不能搞出个繁花血景2.0?郑轩就笑起来说你们这样我压力山大啊这怎么可能,而一片嬉笑打闹中,当时才十八九岁的于锋却回过头问他:前辈,为什么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因为我们又不是张佳乐和孙哲平,因为蓝雨未必和这样的风格相适应,因为有正副队长在又不需要我们再去绞尽脑汁研究新打法,因为……

郑轩脑子里转过了千万个理由,但是看着于锋的眼中跃动的光,他什么都说不出来。

——为什么不可能?

他想,后辈这么能干,压力山大啊。

 

[3]

后来的事情好像顺理成章,于锋成为了蓝雨的第三人,队伍的攻坚手,而郑轩依然在跟在后面慢悠悠地混日子,不给队伍拖后腿,但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进步。

有天半夜郑轩睡不着在走廊上溜达,经过于锋的房间时看到门缝里透出微弱的光。他想了想,敲响了门,很快就看到了因为熬夜稍微显露了一点倦容的后辈。

郑轩问小于你怎么还不睡。

于锋说前辈你不也还没睡。

于是几分钟之后他们就肩并肩坐在电脑前继续于锋刚才的行为——分析上次比赛的视频。

 

于锋拿鼠标在郑轩出场的个人赛点了点,说前辈你第多少多少分钟的时候怎么没采取什么动作就在原地转悠。

郑轩说哦那会儿我走神了。

毫不惭愧,十分坦然。于锋露出了一个微妙的表情。

不过最后他也没说什么,又把进度条往后拖,拖着拖着就到了团队战。

显示器里黄少天乱军之中惊鸿一剑取治疗首级,喻文州掐准时机放出死亡之门控住对方全队,蓝雨一拥而上解决战斗。

赛后各方点评都说这场黄少天和喻文州真是“天作之合”,郑轩腹诽了一下用词毫无节操的媒体报道,然后感慨地说:“跟他俩一比,我们真像打酱油的。”

于锋没接话,只是把最后那段精彩配合拖来拖去反复看了几遍。久到郑轩已经重新感觉有些睡意了,他才轻轻地“嗯“了一声。

郑轩闻声侧过头,于锋依然目不转睛地看着屏幕。屋里没开灯,显示器的光映在他的脸上,散出一层淡淡的光晕。

于锋,果然是会发光的吧。已经困得有些迷糊的郑轩脑子里浮现出后辈注视自己的眼睛,想着想着,竟头一栽睡着了。

 

[4]

第二天醒来是在自己的宿舍自己床,郑轩躺平思考了三秒钟,决定中午请于锋吃个饭。

对于前辈的邀请于锋倒是坦然接受了,并没有对前晚如何费劲把睡得死沉的郑轩拖到隔壁房间表达任何感想。只是在吃饭的时候,于锋突然问了一个问题:

“前辈你觉得不甘心吗?”

郑轩茫然地放下筷子:“我为什么要不甘心?”

“你是第四赛季出身,但是谈论黄金一代从来说不到你;任何时候说到弹药专家所有人只会想起张佳乐,哦有时候还有替代他的那个邹远;就算是蓝雨,说到不可或缺的也永远是队长和黄少……”

“还有你,”郑轩淡定地补充,“蓝雨不可或缺的,还有你。”

“不,我不算,”于锋摇了摇头,“蓝雨没有我,换成别人也一样。”

“你不喜欢这样?”

“……是。”

 

后来他们再也没有讨论过这个话题,郑轩也没有回答于锋,他知道对方问他的时候也在问自己,而他们两人的答案截然相反。

郑轩觉得自己没什么可不甘的,他有冠军,有豪门主力的身份,虽然没有这些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是假设的事情谁都不好说,所以现在这个状态就挺不错。

而和他一样有冠军有豪门主力身份还是全明星的于锋,却并不能被这些满足。郑轩看得到于锋心里的不安分,想成为恒星,想发光发热,并且他也确实有这个能力和水准。

而安于当个卫星的郑轩只想按部就班地绕着圈转,至于谁是恒星,倒也不是那么重要。

如果不出意外,他可能就会这样平平淡淡地在蓝雨比赛,训练,比赛,训练,然后哪天状态跟不上了就爽快退役,至于退役以后做什么,就留到那个时候想好了。

 

郑轩一直认为自己这样虽然好像有点没出息,但也没什么不好。只是偶尔看着那个总是冲在最前方的狂剑后辈,会有那么一瞬间的心动。

虽然那时他并不明白这种心动是来自那种与自己完全不同的心态,还是来自那个人。

 

[5]

所以在知道于锋要去百花的那一刻,郑轩短暂地失神了一下。

“这个事儿……你都跟谁说过?”

“告诉你之前就跟经理提过,”于锋看起来没有什么情绪波动,好像还是在谈论着天气或者食堂或者别的什么,“这个赛季结束我就准备过去了,对方也答应我一去就直接是队长。”

郑轩组织了半天措辞:“那不是挺好的……恭、恭喜?”

于锋似乎对这个回答惊讶了一下:“前辈你……没有别的什么要说吗?”

“说什么?”郑轩一时没明白对方的意思。

“……不,没什么。”于锋笑了笑,端起桌上的茶杯,“以茶代酒,先祝我一切顺利吧,前辈。”

 

[6]

很久以后的某次蓝雨和百花交手之后,郑轩晚上又睡不着跑出去溜达,路过以前于锋的宿舍时他还有意无意地看了看门缝——当然是一点光都没有。

反倒是在公共休息室看见了站在冰柜前喝可乐的黄少天。

看到自家副队半夜神游,郑轩正想出声招呼一下,对方倒是先开口了:“哎这不是郑轩嘛,这么大晚上的怎么不睡觉该不会是跟我一样渴醒了吧,虽然说明天放半天假休息不过还是早点回去睡吧不对你过来也是想喝水么想要什么我给你拿?”

眼前仿佛出现了一个巨大文字泡的郑轩有那么一瞬间觉得不知道是头晕还是困意的感觉又上来了,不过他还是点点头,然后接过了对方递来的矿泉水。

“真不明白你为什么总是喝矿泉水,一点味道都没有。我就比较喜欢碳酸饮料,虽然不能喝太多但是比矿泉水好喝多了,啊不过你喜欢的话倒也不是不能理解……”黄少天一边继续喝自己的可乐一边还不忘嘀咕几句。

郑轩不以为意地笑笑:“其实我喝什么都无所谓的,没有特别讨厌的饮料。”

黄少天闻言放下了手中的瓶子:“郑轩有个事儿我想问很久了,你这个人是不是什么都无所谓啊?饮料也好,胜负也好,人也好,都无所谓?”

“……黄少你指什么?”

蓝雨的副队长撇了撇嘴:“当然是指今天团队赛的时候开局把你灭下场的那家伙。我说郑轩你行不行啊,你们俩不是一对儿么,当初他走的时候你要多说几句说不定他就不走了,现在被那货给砍了你又失眠出来溜达,我可当不了知心哥哥不负责队员感情问题,你自己放宽心明天好好训练咱们下次杀回去叫他明白离开蓝雨的下场。”

郑轩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于锋的决定他不可能改变得了,还是解释自己晚上失眠并不是因为比赛时被于锋给杀出了场,或者他应该先表示他跟于锋真的只是纯洁的队友情?当然他自己是有那么一点点心思,但可惜察觉得太晚。

跟黄少说话真是压力山大啊。

于是最后他憋出了一句话:“黄少,我跟于锋……是队长告诉你的吧?”

“哎哎哎郑轩你什么意思这么不相信我的观察能力吗?好歹我也是剑圣,这点小事怎么可能发现不了,虽然也确实跟队长交流过但在那之前我就——”

“黄少,”终于觉得有点困的郑轩站起身打断对方,“对于锋来说现在这样就是最好的选择,他不会因为我留下来,我也没想过要跟他一起去百花。其实说起来我们两个本来就什么事儿也没有,而且也不可能有。现在他有他的事业,我有我的生活,我觉得挺好的。”

黄少天被郑轩罕见的严肃语气惊讶了一下,难得地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掂了掂手中喝空的可乐瓶:“为什么不可能有呢?”

郑轩愣住。

“虽然我是不明白你怎么想的,但是你如果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说过的话……为什么就不可能呢?”

 

[7]

郑轩回去之后琢磨了很久黄少天的话,虽然他也明白对方说不定只是灵感爆发随口一说。

——为什么不可能?

为什么跟于锋一起打组合不可能?为什么让于锋留下不可能?为什么……和他在一起不可能?

他在床上翻来滚去,觉得自己是在同二十多年来的人生观做斗争。

是的,二十多年来他都是这么过来的,从来没有强烈的想要争取什么的愿望,也没有为此而奋斗以致燃烧自己的冲动。所幸他一路顺风顺水,才没有显得因为这种没出息的个性而荒废了自己的人生。

早年他曾经看闲书的时候看到一句诗:“蜗牛角上争何事,石火光中寄此身。”感觉挺符合自己的生活态度便用在了QQ签名档里,结果很快就被一群没文化的家伙排队吐槽太过文艺。一阵喧闹过后于锋私敲了他一句:“前辈怎么想到改这个句子?”

郑轩有点不好意思:“翻书看到的,觉得意境还不错就随手用上了。”

对方沉默了很久,然后打出一句话:“就算是一个火花的时间,也是可以追求很多东西的。”

郑轩觉得对方难得文艺一下挺有意思:“那你追求什么?”

于锋发了个叼烟的表情:“前辈我不是说了吗,很多东西。”

 

于是很久很久以后的现在郑轩躺在床上,突然就想起了当年于锋的这句话。

——追求很多东西,那里面都包括什么呢。

他突然坐起身掏出手机给黄少天发了个短信,然后跳下了床开始换衣服。

 

于是几个小时之后黄少天一边吐槽一边把那条写着“黄少帮我请个假吧后天就回来”的短信递给喻文州。蓝雨队长往下翻了翻,看到后面还跟着“多谢”两个字,微微一笑:“少天,你最近跟队员交流不少嘛。”

黄少天立刻觉得空调温度有点低。

 

 [8]

因为比赛结束得比较早,于锋当晚就带着全队直接飞机回了K市。刚比赛完又颠簸一路,他跟经理商量了一下,第二天放了全队去休息。不过于锋一个外地人,放假也没什么地方可去,干脆一个人留在俱乐部训练。

不料才打开电脑,手机就响了。

 “……”于锋看着来电显示上的名字,一时脑子竟然转不过来。

——郑轩上一次给他打电话,已经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

于锋按捺住即将展开的心理活动和回忆画面按下通话,手机里立刻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于锋你这会儿方便吗,我在你们俱乐部门口,门卫不放我进来……“

 

人生总是充满了不可思议。

比如曾经以为会一直待下去的战队一两年之后就变成了敌人,比如曾经难缠的对手如今变成了跟自己共同奋斗的队员,还比如……昨天才在赛场交手的前队友一夜之间就从G市跑来了千里之外的K市。

再加上这个前队友还是自己曾经差点告白的对象。

于锋外表平静地在门卫室大爷打量的眼神中接过了郑轩的行李并招呼对方去他宿舍坐坐,而内心已是惊涛骇浪。

 

是的,于锋曾经很喜欢郑轩,虽然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最开始认识的时候并不是表现为“喜欢”这种情绪,或者说更像是“看不惯”一点。谁都知道于锋一身傲气充满干劲和目标,而这恰恰是郑轩最欠缺的东西。可他自己倒毫不在意,实力地位冠军荣耀,有当然好,没有也无所谓。

于锋很不能接受这一点,偏偏他跟郑轩在这之外又相处得挺合拍。久而久之大家似乎都默认了是郑轩负责带这个新人,虽然于锋自己是一点都没有被前辈教导的感觉——更多的时候,好像还是他在推着郑轩往前走。

所以说起来于锋对郑轩也许更像是日久生情,不过感情这事儿太玄妙他也不想花时间去研究十万个为什么。于锋翻来覆去想了很久觉得郑轩莫非可能大概或许对他也有那么一点儿意思,所以比起为什么,思考怎么告白可能更重要一点。而就在这个时候,他接到了百花的邀请。

接到邀请的那一刻他就直觉自己肯定会去。核心的地位,这是他一直所追求的东西,而百花符合一切他期待已久的条件,在这样的邀请下,哪怕天平的另一端是一路培养他成长,陪他度过了最初那段职业生涯的蓝雨,也撼动不了分毫。

——而郑轩呢。

于锋请郑轩吃饭时,本来是想问问他愿不愿意跟自己一起去百花的。反正以蓝雨的战术成熟程度,换个弹药也不会有太大影响,即使考虑到百花那边也有个弹药专家,可是从来没有人说同样的职业一定不能兼容,既然百花在换血换战术,总能想到整合的办法……

这个问题他思考了很久觉得理由足够充分,可在听到郑轩说“恭喜”的时候,于锋突然意识到郑轩一直以来都是个怎样的人。在蓝雨也就算了,既然决定了去百花,那么哪怕有千分之一的可能对方也喜欢他,以他对郑轩的了解,结果也只能是十动然拒。

于锋并不觉得他对于郑轩来说,重要到可以改变自己人生态度的程度。

 

所以那是一直一往无前的狂剑士于锋唯一一次还未尝试便放弃了出击的机会,因为对手是郑轩,而战场却不是荣耀。

 

[9]

——跟多年没有联系的单恋对象面对面坐在他房间里找不到话说该怎么办?很着急在线等。

——楼主你都坐在房间里了还等个球。

 

如果郑轩有机会看到某知名问答网站的这个经典问题,他一定会获益良多。

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坐在沙发上一口一口喝着茶,好像他不是刚从下雨下到发霉的G市而是撒哈拉大沙漠里出来一样。

对面于锋等半天看他不说话,便问道前辈你来找我有事?

当然有事,还特么是终身大事。

但是昨晚哦不今天凌晨趁着黄少天的鼓励(?)买了机票千里迢迢跑过来的郑轩,在门卫室边等边胡思乱想的那一小会儿就已经消耗掉了全部的动力。

说到底这种心血来潮的事情就不像是他郑轩干的,现在突然跑到K市来于锋已经吓了一跳,要是告诉他自己是来干什么的,得直接把人吓跑吧……哦不对这不就是人家的房间么。

迎着对方询问的目光郑轩自暴自弃地想,要不跟他说自己是休假来旅游的吧……

 

[10]

郑轩这边还在纠结,那边于锋已经琢磨了半天了。

看起来不像是来旅游的,也是,现在是赛季中,就算是刚刚打完比赛也没有休假旅游的说法吧。……难道是在队里出现什么问题了?这么想着他摸出手机偷偷给以前关系还不错的宋晓发了个短信,很快手机就连震了四五下。

于锋低头一看,顿时卧槽了。

——黄少你敢不用别人的手机玩短信轰炸吗?不对为什么我给宋晓发短信会是黄少回的啊全蓝雨现在都知道郑轩在这里吗!

坐在对面的当事人还挺茫然:“于锋你是有急事吗?”

于锋咳了一声:“不,没事,队员来问点问题。”

“这样啊,”郑轩露出了一贯有些懒散的微笑:“你这队长真是当得不错,前辈表示压力山大啊。“

很久没有过的对话。于锋一时也不知道是该礼貌地表示感谢,还是像以前一样顺口吐槽前辈你也多少有点干劲。

最后他胡乱嗯了一声,然后逃避一般地低头去翻黄少天用宋晓的手机发来的短信。

——卧槽。

再次抬起头来于锋觉得世界的颜色都不一样了,连坐在世界中心的郑轩露出的茫然表情看起来都生动了很多。

感谢黄少,下次赛场相见一定焦点他以示谢意。

尽管包含在一大堆毫无意义的垃圾话里,但黄少天的短信还是解释了郑轩会突然跑来的来龙去脉。而郑轩到现在都没能把话说出来,他大概也明白了。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

古人诚不我欺。

 

[11]

“前辈,你特意到K市来,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吗?“

被于锋打断思路的时候郑轩还在努力找借口,猛然听到对方的声音让他脑子短路了一下,然后突然就想起了自己来之前的那个问题。

随即昨晚鼓起的斗志总算又找回来了一点。郑轩深呼吸三秒,都坐到这儿来了,还不拼一下简直对不起飞机票的钱啊。

“于锋,”他犹豫着开口,“你……追求什么?”

“啊?”这次茫然的换成了于锋。

“就是我换QQ签名那次……算了你肯定不记得了,反正当时你说你追求很多东西……”

于锋突然打断他:“不,我记得。”

郑轩看着对方一下子坚定起来的眼神愣了愣,然后艰难地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你追求的东西里……有我吗?”

 

[12]

面对这种情况,即使早有心理准备的于锋也空白了好几秒钟。郑轩那句“有我吗”一直在脑子里面轰轰轰轰地打转,连心跳都莫名快了好几倍。等到终于理解了对方话里的含义时,于锋猛地站起来,然后隔着茶几抓住了郑轩试图去拿茶杯的手。

对方被吓了一跳:“……于锋?”

于锋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刚刚的动作全凭本能,下一步要做什么根本没有想好。不过说起来今天上午发生的事情本来也都脱离了能够理解的范围之外——比如会突然跑来跟他告白的郑轩。

还以为他是世界上最不会做这种事情的人呢……于锋在心里叹了口气。

感觉自己又输了一次啊。

然后他一手撑着茶几,一手抓着郑轩的右手,慢慢贴在自己还在狂跳的心口上。

 

“我所追求的东西是很多,”于锋看着对方有些惊讶的眼神,一字一句地说,“但你是唯一放在这里的那个。”

 

[13]

郑轩愣愣地看着于锋,对方也沉默地看着他。

房间里的气氛一时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咚咚咚——”

突然门被什么人胡乱敲了几下,然后随着开门声,一个元气满满的声音也传了进来:

“队长,副队和张哥刚刚买了些水果回来你要不要一起……啊!”

第十赛季出道,还没怎么见过大世面的曾信然选手维持着推门的姿势,看着房间里似乎是蓝雨战队的郑轩前辈正在低头喝水,而他们英明神武的队长抱着手臂站在茶几另一侧,对他投来一个自己解读不能的眼神。

房间里的气氛一时变得更加微妙了。

正在于锋酝酿了一下准备开口说什么的时候,邹远和张伟两人突然冲过来一左一右把曾信然给拖了出去,临走之前善解人意的百花副队长还探头招呼了一句“不好意思队长你们继续”然后砰地关上了门。

——看上去真是动作娴熟,经验丰富。

总觉得给郑轩看到了百花战队内情复杂的一面啊……

经过曾信然的搅和,刚刚几近暧昧的气氛早已荡然无存。于锋干咳一声,重新坐了下来,对面郑轩一时也有些尴尬,想要端起茶杯却发现茶水都快被喝光了。

“前辈……”

“啊?”郑轩有点慌乱地抬起头。

似乎是终于重新调整好了情绪,于锋深吸一口气,问道:“前辈,你刚刚说的什么,你还记得吧?”

郑轩点点头。

“现在我想再清晰地阐述一遍现在的情况,”于锋缓缓地说,“前辈你喜欢我,我也一直喜欢前辈。所以……虽然我明白会有很多你不太愿意承担的麻烦,不管是性别还是异地或者别的什么,但我还是想问这个问题——”

他伸出手。

“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14]

郑轩没有立刻回答,这一刻他突兀地想起了很久以前跟于锋的那次QQ对话。

——一个火花的时间,能追求多少东西?

也许一千个人就有一千种想法,可是对他来说,对他这种好像总是没有什么可追求的东西的人来说。

郑轩看着面前伸向自己的手掌。

想要得到的,想要追求的,就在此刻啊。

他抬起头,看向那个已经不再是少年的后辈,对方虽然一脸沉静,但他还是看出了一点点的不同。

是在紧张吧。

于是郑轩笑起来,然后紧紧握住了于锋的手。

 

“求之不得。”

 

【THE END】

评论(4)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