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趁年华

◆《全职高手》衍生同人
◇找个地方存个档
◆CP什么的都是浮云
◇节操也是

© 诗歌趁年华
Powered by LOFTER

【高英杰中心】dieser Weg(这条路)



1、

电脑屏幕上还留着宣示着失败的系统通告,高英杰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许斌和刘小别对视了一眼,然后推门进去轻轻拍了拍年轻队长的肩:“小……队长,赛后发布会就我和许斌去吧,你好好休息一下。”

高英杰缓缓摇了摇头,然后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不,我去。”

刘小别皱了皱眉头:“小高,你脸色怎么这么差。”

“没关系前辈,不是什么大事,”高英杰用力揉了揉太阳穴,“发布会我马上去。”

——荣耀联盟第十二赛季的第十轮比赛刚刚结束,已经七轮不胜的微草战队在主场再次遭遇团队赛失利,最终收获平局。

 

第十一赛季,微草的功勋队长王杰希在带领队伍最终获得前四的成绩之后宣布退役,并将账号王不留行和队长一职都交给了年轻的微草天才高英杰。

只是显然微草在失去了他们九年来唯一的灵魂人物之后并没有能够及时适应,接过王不留行的高英杰表现也不尽如人意。微草在前两轮以小差距战胜对手之后立刻遭遇了三连败,随后甚至连续五轮未逢一胜,排名一路滑到了保级区边缘。

面对八轮不胜的战绩,粉丝们的耐心终于彻底被消磨了干净。第十轮比赛之后,媒体和网络立刻响起一片批判和奚落之声,所有的矛头都指向新任队长高英杰。有人认为他性格太软不足以担负豪门队长的重任,有人揣测是不是高英杰根本管不住他傲气十足的队员们,而一位知名评论员甚至撰文讽刺道:

“微草尽管不是霸图那样勇猛的风格,在前任队长王杰希的带领下,一贯也是以强硬、严格、纪律鲜明而著称的强队。不过如今托这位毫无脾气的新队长的福,微草战队可以说一夜之间从纯爷们儿变成了软妹。”

 

虽然没有网上很多言论那么刻薄,但发布会现场的记者们提问的犀利程度也差不到哪里去。高英杰好不容易靠着场面话应付过了一堆狂轰滥炸,这时一个相熟的记者突然站起来问道:“高队长看起来好像状态不是很好,是身体问题影响了发挥吗?”

现场顿时一片窃窃私语,闪光灯晃得高英杰有些目眩。他定了定神回答道:“多谢关心,我没有什么问题。”

——瞎话什么的真是张口就来啊。

从发布会下来,高英杰强撑着走回球队准备返程的大巴,刚坐下就感到眼前一花。

他当然不是没事,事实上两个月来高英杰基本上就没怎么睡好过。只是现在战队情况紧急,根本容不得他调整心态好好休息。

听着许斌在后排招呼几个闹哄哄的新人坐好,新任的微草队长将手覆在眼睛上遮住从窗外透进的灯光,然后轻轻叹了口气。

 

——如果重来一遍的话,会不会选择接过担负微草的重任?

这样的问题在高英杰的脑海中只是惊鸿一现,随后就被飞快抹去。毕竟从他第一天进入职业队开始,就已经是全队上下都明了的王杰希接班人。高英杰从来没有试图逃避过责任,但也确实并非自发地去选择这条路。

一切都好像是水到渠成一样,他接过了王不留行,接过了队长的职位,接过了微草。

在跟随王杰希的四年里,高英杰一直在努力学习如何领导一支队伍。然而当王杰希真的退役离开之后,他才发现很多事比他想象的更加艰难。

开局不利的阴影,舆论的压力乃至于微草战队身为一个豪门的尊严,全都劈头盖脸地向二十岁的新任队长压来,连个喘息的机会都没有。尽管俱乐部上下都依然对他表示了信任和支持,但是高英杰想都不用想也明白,他们信任的并非是自己,而是前任队长王杰希的判断。

王杰希的强大曾经是微草最大的支柱和他最高的憧憬,而现在却成为了横亘在高英杰面前,不可逾越的高山。

 

尽管是同城比赛,回到微草俱乐部之后也有些晚了。高英杰挥挥手让队员们赶紧回去休息,然后一个人走到训练大楼前,仰头注视着外墙上镶嵌的队徽。

——这面队徽是微草的首任队长亲手挂上去的。

高英杰想起当初王杰希领着他过来时说起的话,不由得抬手摸了摸队服外套上同样的图案。

挂上这面队徽的人,如果看到现在的自己,会怎么想呢?

而那个领着他第一次来看这面队徽的人,又会怎么想呢?

进入11月的B市入夜之后气温骤降,高英杰站着吹了会儿风,觉得头疼得要裂开了。

 

突然一件外套盖在了他头上,同时响起的是一个熟悉的声音:“都几点了还杵外面吹冷风,就这么想进医院?”

——是刘小别。

 

2、

刘小别在后面拖拉了一会儿,下车的时候人已经散完了,老远只看见他们的新队长一个人在训练楼前杵着,好像是在发呆。

他想了想比赛之后高英杰那明显不太好的脸色,干脆脱了外套走过去直接扔到了对方头上。

高英杰一下子有点茫然,他抓下头上的衣服回过头:“小、小别前辈?”

刘小别又把衣服盖上去:“拿下来干嘛,风吹着头疼。”

年轻的小队长只好由着自家前辈把队服外套严严实实套脑袋上,还好天色比较暗应该没人看见,他偷偷想着,不然感觉还是有点丢人啊……

确保高英杰不会着凉之后,刘小别就拖着他回了宿舍楼。然而这时点虽然已经到了休息的时候,两个人却都没有去睡觉的意思,于是几分钟后他们就坐在高英杰的宿舍里打开电脑复起了盘。

 

进度走到最后一秒,高英杰有些疲倦地揉了揉太阳穴:“小别前辈……你觉得我的决定是正确的吗?”

刘小别还在琢磨刚刚看完的团队赛,闻言头都没抬:“什么正确不正确?用前期的比赛来磨合队伍,肯定会遇到很多问题,这不是你赛季前就说过的吗?”

“但是我没有预料到会需要这么久,”高英杰沉默了一下,“如果是队长的话……”

“小高,”刘小别抬起头打断他,“别想那些有的没的,现在微草的队长是你。”

高英杰低下头掰了掰自己的手指——这个小动作他之前已经改掉了,现在又不自觉地做了出来。

“我……有点怀疑……”

“怀疑什么?”

他长叹一口气,抬头看着刘小别:“我……我这样的人,真的适合当队长吗?”

刘小别闻言脸一沉:“你这样的人?你这样的人怎么了?”

“我、我性格又不够强势,也不知道怎么管理队伍。我也想学着队长那样做,但总是做不到……”高英杰先前在队员和媒体面前死撑了太久,现在面对刘小别这个从自己进队就一直熟悉的前辈,感觉像回到了刚刚开始打职业联赛的时候一样,说着说着自己也觉得有点委屈。

眼看高英杰眼圈都要红了,从来不知道怎么安慰人的刘小别这会儿也有点手足无措,抓了抓头发憋出一句:“别这么说……王队当初会让你当队长,肯定也是有道理的啊。”

听到这句话,高英杰只是低着头不吭声,半响才低低地回答了一句:“可是……万一队长这个判断错了呢?……就算队长总是正确的,万一就这一次错了呢?”

刘小别讶异地看了他一眼,最后什么都没说,只是揉了揉年轻队长的头发:“我的确不知道怎么做才是对的,但我知道如果你一直这么想,那就证明王队真的判断错了,明白吗?”

说罢他起身拍拍衣服:“我去睡了,你也早点休息啊队长。”

 

门“咔”地关上,高英杰缓缓趴在桌上把脸埋进手臂里,很久之后才低声答道:

“我明白。”

 

3、

十轮之后,微草的战绩总算有了一点上扬的趋势,尤其在主场险胜宿敌蓝雨之后,粉丝们终于又找回了一些对战队的信心。

然而媒体却并不打算放过之前的话题。各家分析评论纷纷刊文表示这几轮微草的胜利完全是依赖许斌刘小别和袁柏清几人的出色发挥,尤其刘小别最近状态神勇,连续几场都是MVP,跟一直中规中矩没有起到任何带头作用的高英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很明显,王杰希在选择继承人的问题上犯了一个偏执的错误。尽管高英杰是继承王不留行的最佳人选,但他却未必适合担任一个豪门队伍的队长。而有可能最适合担任队长的刘小别,现在却被压到了第三人的位置,这不得不说是一个遗憾。如果微草的整体状态在上半轮结束前持续萎靡不振,恐怕刘小别的名字很快就会出现在冬季转会期的名单上了。”

——《电竞之家》

 

“全是胡说八道。”

报道的当事人刘小别一激动,直接把杂志撕了个大口子。

袁柏清捧着水杯表示少年你要淡定:“媒体就喜欢搞些博眼球的东西你又不是不知道,犯得着这么生气吗?”

刘小别郁闷地拎着已经破掉的杂志往垃圾桶一扔,然后冲着高英杰的方向比了个眼色——他们的小队长这会儿还在利用休息的时间和许斌讨论之前的比赛,完全没注意到休息区这边的动静。

袁柏清恍然大悟地点点头,然后把垃圾桶踢到了桌子下面。

柳非在一旁边修指甲边吐槽:“你们这么干有个毛用啊网上不也能看到的么。”

袁柏清吐槽:“尽一份心意你懂不懂。”

柳非转过身懒得理他:“随便你们。”

袁柏清还想说点什么,旁边刘小别就在底下踹了一脚。他回头一看,高英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他身后了。

“咳,那什么,队长……”

“没事,我就休息一下随便转转,前辈你们继续。”高英杰瞟了一眼桌下的垃圾桶,又补充了一句,“其实那篇我早看过了。”

刘小别和袁柏清看了看高英杰走远的背影,互相对视了一眼。

“我总觉得……”袁柏清犹豫了一下,说,“队长淡定过头了。”

刘小别沉默地点点头。

 

其实高英杰本来想对袁柏清他们暗地里的体贴道个谢,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自己都没有为队伍做什么贡献,这样苍白的感谢有什么用?

所以最后他也什么都没说。

 

4、

十二赛季上半程的最后一轮是客场对战兴欣。微草依靠后半段的发力堪堪回到了前十的位置,兴欣也在第八上下晃荡,两边势均力敌,最后打成了个5比5的平手。

赛后微草没有立刻回程,而是在H市留了一晚。高英杰和身为兴欣副队长的好友乔一帆便趁此机会找了家小餐厅碰面。

点完菜之后两个人闲聊了几句,就说到了刚刚才开完的赛后发布会上。高英杰想了想刚刚在餐厅大堂的电视上看到的重播画面,忍不住笑起来:“方锐前辈当队长,你们新招的新闻官很头疼吧。”

“小何说队长再这么满嘴跑火车,他就要辞职了。”乔一帆也笑,“不过我一直在配合他打圆场,其实也没那么麻烦。”

高英杰点点头:“你一直做得……挺好的。”

听到好友的语气,乔一帆犹豫了一下,问道:“英杰,之前就一直想问你……你没事吧?”

高英杰愣了一下,赶紧摇头:“没事啊。”

“哦……”乔一帆应了一声,却还是有些不放心,“真的没事?你之前电话里也老这么说,可是看着脸色又不太好。”

高英杰看着好友关切的眼神,沉默许久之后挤出一个微笑:“脸色不好是被风吹的,我真没事。”

他笑着看向面前的兴欣副队长:“真的,一帆,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呢?”

 

那年冬天的全明星周末,尽管微草表现平平,但高英杰许斌刘小别三人还是在战队粉丝的倾力支持下一起进入了大名单。而“拥有三位全明星级别选手的微草战队上半程却只得到第九名的成绩”这一现实,又让人们多了一项茶余饭后的谈资。

对此高英杰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只是表示会在下半程发挥出最好的水平,这依然被媒体批评为毫无雄心和进取精神,进而还在网络上引发了新一轮关于“高英杰适不适合担任微草队长”的骂战。

站在媒体风口浪尖的高英杰本人倒是已经对这类报道基本免疫,至少在全明星对抗赛时,蓝雨的新核心卢瀚文操纵流云一剑砍过来说哟小高听说你状态不好呀,他一边忙着用扫把抽飞对方一边还有心思开玩笑:“我状态好不好你自己试试?”

卢瀚文笑嘻嘻地后跳避开:“哎对朋友的关心就是这种反应吗小高你要不得呀。”

说话间这边大部队赶到,许斌上前一个挑衅就把流云的仇恨拉了过来,单挑现场瞬间变成了群殴。

最后对抗赛以高英杰所在的B队获胜而告终。散场之后回到自家队伍的大巴上,许斌往高英杰身边一坐:“今天打得挺开心嘛队长。”

“嗯,挺好的。”

大巴外面围着的是千里迢迢追随战队而来的微草粉丝,隔着玻璃和窗帘也能听到兴奋的喊声——刘小别袁柏清几个人正在外面签名,而他们的正副队长却坐在车厢的角落里偷懒。

微草副队长靠在椅背上一副养神的样子:“看了今天的对抗赛,觉得其实你就这样也不错。”

“啊?”高英杰有点茫然。

“王队之前有没有跟你说过,其实你的风格比他更适合微草?”

“……说过。”

“所以说,”许斌转过头看着他的眼睛,“你就按照你喜欢的方式来,我们都跟得上。”

“但是……”高英杰张了张嘴,却突然不知道要说什么。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曾经有个人也是压抑自己的风格扛着队伍往前冲,但你跟他不一样——你不需要这么做。”

“小高,微草不应该成为你的负担,”许斌伸手揉了揉年轻队长的头发,“我们可都是你坚强的后盾啊。”

高英杰皱着眉头想了很久,直到刘小别他们已经回到车上,大巴开始发动的时候,他才轻轻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他说,“前辈,谢谢你。”

 

那天晚上,高英杰半年以来第一次踏踏实实睡了个好觉。

 

5、

第十二赛季下半程,微草似乎终于摆脱了上半赛季萎靡不振的状态,开始强势回归积分榜季后赛区。队长高英杰也总算发挥出了他在王杰希时代所展现的一流水准,带领队伍连克强敌,最终在常规赛收获第五名的成绩。

而在季后赛,微草经过三轮苦战淘汰了嘉世之后,又在半决赛遭遇卫冕冠军轮回战队,最终毫无悬念地败北出局。

尽管感到遗憾,微草战队的队员们还是表示了对对手的祝福,以及对下赛季的信心。粉丝们也觉得相较于赛季初的状态,最后能获得这样的成绩已经是意外之喜。

然而媒体方面却不这么想。按照一些评论员的说法,微草战队的纸面实力是足以加入争冠行列的,如今却为了一个四强的位置沾沾自喜,这只能说是一种精神上的退步。于是话题又再一次回到了“高英杰带领的微草比之王杰希时代到底缺少的是实力还是夺冠精神”这一持续了整个赛季的争论上来。

 

“一支豪门战队之所以成为豪门,不仅因为它的队员和角色装备是一流水准,同时也意味着在任何时候,这支队伍的目标都始终指向冠军。尽管微草近几个赛季都保持着四强的水准,但此前却并没有为这样的名次满足过。而现在的微草,却似乎心甘情愿呆在自己联赛前四的功劳簿上,我们不禁要问,这支曾经的冠军豪强在新任队长的带领下,是否已经失去了从前不夺冠誓不罢休的气势呢?”

——《电竞时代》

 

乔一帆刚刚收起手上的报纸,高英杰就已经走进咖啡馆坐在了他的对面。

虽然并没有做什么,乔一帆还是有种莫名的心虚感:“咳,英杰,那个……”

“你们怎么都这样,”显然已经看到对方的动作,高英杰笑了一下,“这种报道看一眼又不会少我块肉,而且我有那么脆弱吗?”

乔一帆叹了口气:“对不起啊英杰。”

“这有什么好道歉的……”高英杰跟服务员叫了杯饮料,然后转过头来,“难得一帆你回B市一次,想去哪里转转吗?”

趁着夏休回B市探亲的乔一帆却摇了摇头:“英杰,我来是想有事问你。”

见好友突然严肃起来,高英杰也不自觉地坐直:“什么事?”

“你……”乔一帆努力试图斟酌自己的用词,“你想过不去当微草的队长吗?”

高英杰愣住了。

乔一帆说出口之后也觉得不太好:“本来这些事情不该我多说,但是你之前跟我说你没问题的时候,我就挺担心的,我觉得你是不是有点……认为担任微草队长是件没办法选择的事情?”

 

——如果重来一遍的话,会不会选择接过担负微草的重任?

很久以前曾经惊鸿掠影般闪过的问题此刻又重新出现在脑海里。高英杰没有办法否认好友的问题,因为他的确从来没有自己去选择过这条路。这样的想法让他一直以来都以一种被动的心理去承受一切,而尽管连高英杰自己都没有察觉过,但是在训练营就熟识的乔一帆本来就是个心细的人,发现这一点也不足为怪。

见他半响没说话,乔一帆想了想,说道:“那这样,英杰,我有个提议。”

高英杰好半天才回过神:“什么提议?”

“来兴欣吧。”

“……什么?”

“我说,”相识多年的好友此刻直直地看向他的眼睛,“来兴欣吧,我们一起。”

 

6、

高英杰被这句话震得说话都有点卡壳:“一帆你……你开什么玩笑呢?”

乔一帆摇摇头:“我认真地说,你在微草负担很重吧,虽然下半程看着脸色要好多了,但我还是觉得有点担忧。如果你来兴欣的话,只用做你喜欢的事情,队长之类的职责都不用你操心。至于微草的情况……其实现在你们队伍的磨合已经走向正轨,而且不是最近又提了两个比较有天赋的孩子进一队么?再说有许斌前辈和刘小别前辈在,微草的未来应该不用你太过担心。”

他轻轻敲了敲放在一边的报纸:“英杰,你现在可以选择了,是留在微草担任队长,还是来兴欣,和我……和我们一起呢?”

长久的沉默之后,高英杰把脸埋在手心里,闷闷地说:“一帆,你故意的吧。”

乔一帆问:“你想好了?”

高英杰放下手,深深吸了口气:“想都不用想……不过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认真回答你吧。”

“我选择留在微草。”

——并不是因为别人决定,而是凭自己的意志,选择留在微草,成为这支战队的队长。

他想了想,又说道:“谢谢你,一帆。”

乔一帆摆摆手,稍微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我刚刚说得也有点过头了……微草现在可离不开你,我要是真把人挖来了刘小别前辈会来找我真人快打的吧。”

“……小别前辈在你们心中是什么形象啊?”

 

荣耀联盟第十三赛季,用了整整一年彻底完成整合的微草战队终于开始发挥他们应有的水平。到上半程收官时,一路势如破竹般连克强敌的微草已经位列积分榜头名。

这无疑是狠狠打了一干在赛季前唱衰微草的媒体的脸。

不过有些评论员并不想放弃自己之前的立场,他们认为微草不过是借各大强队纷纷换血之际趁势夺分,到了下半程几大豪门完成自己的整合,微草的优势就将彻底丧失。

微草上下并没有对这样的评论发表任何意见,而是将冬歇期的时间全部投入到了备战之中。队长高英杰在被记者问及的时候,也只是淡淡地表示我们将会按照一贯的目标进行训练,不管其他战队是什么情况微草都将全力以赴。

“那么高队长所指的一贯目标是什么呢?”

微草队长对着镜头笑了笑。

“当然是冠军。”

 

而另外一件有意思的事,是在夏休和冬歇期时,都有不少战队对微草的选手发出了转会邀请,邀请对象中竟还包括现任队长高英杰。

早就已经这么干过的乔一帆还打电话过去问起了这事儿,高英杰本人也是苦笑着应付过好友的问候之后把这些邀请一一回绝。

同样这么做的还有其他收到邀请的队员。在有的战队看来,微草目前的强势不过是昙花一现,不如早早和选手进行一个沟通,就算此刻挖不到,过后再联络也会有机会。而对于微草的队员们来说,这些邀请在他们要达成的目标面前,连块小石头都不是。

“我们必定夺冠。”这是赛季前全队喊出的口号。

没有高调的宣扬,也没有去反驳媒体关于队伍没有雄心的批评。微草的队员们只是把夺冠的斗志镌刻在心里,然后在比赛开始时,将其展现在自己的每一个操作之中。

——就像队长做的那样。

他们这样说。

 

7、

经过一个赛季的拼搏,微草战队与霸图成功会师总决赛。而这场较量最大的看点,正是作为王不留行接班人的高英杰和接掌了大漠孤烟的宋奇英之间的直接对抗。

经过三轮激烈较量,微草力克对手取得了最终的胜利。在这其中发挥最大作用的,无疑是微草队长高英杰。他在最后一轮的团队赛中几乎是以一己之力打破了霸图对他的战术围攻,并一人拿下了三个人头分。尽管微草全队几乎都发挥出了超常的水准,但高英杰却是当之无愧的MVP。

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霸图队长宋奇英模式化地表示对手发挥精彩,冠军实至名归,而微草这边也是老套的对手表现优秀但我们更加出色,记者们没什么可发掘的爆点,便转而抓住从赛场准备回更衣室等待颁奖典礼的其他选手想要挖点东西。

于是袁柏清看了看伸到自己面前的一堆话筒,干脆抓了其中一个拿到嘴边:“你们刚刚问什么来的……夺冠感想是吧?好那我只有一句话。”

他看着摄像机镜头一字一句的说:“当初那些说高英杰不适合当队长的人,你们现在脸疼不疼?”

说完一把把话筒塞回去,然后转头走向更衣室。

为了躲采访等在拐角处的刘小别望了望一片哗然的记者们,回头对走过来的袁柏清说:“看来明天不止头条,头版都全是我们的了。”

袁柏清哼哼两声:“管他们的,我早就想说这句话了。”

刘小别伸出拳头,两个人轻轻碰了碰拳:“真嚣张……不过说得好。”

 

微草的更衣室此刻气氛一片欢腾,尤其是几个小孩子更是兴奋得手舞足蹈。而在角落里,高英杰一个人坐着,手里拿着的是微草队服的外套。

在队友们唱着乱七八糟歌曲的背景音里,他轻轻吻了一下绣在上面的微草队徽,然后把脸深深埋在队服里。

眼泪很快浸湿了那一小块浅绿。

 

——我能证明了吧。

高英杰在心里对自己说。

——队长的决定,是对的。

 

8、

第十一赛季结束之后的某天晚上,许斌跟经理商量完事情经过训练室,意外地发现王杰希还坐在里面看比赛录像。

他走过去叫了声队长,对方转头看见他,便招招手示意一起看。

是半决赛的第一轮,那场其实他们比分领先,不料后来却被反超了。王杰希拿着笔指了指其中的一个角色说:“依你看,英杰这场表现怎么样?”

想都不用想,许斌回答:“毫无疑问的神级表现。”

这场高英杰发挥极其出色,光芒甚至盖过了微草队长的王不留行。赛后评论更是一致认为,这个年轻人的水平已经完全达到了一线大神的水准。

王杰希点点头:“没错,唯一的限制就是他的角色还不够强,否则发挥绝不仅限于此。”

许斌看了自家队长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队长,你还……真是要打算退役啊?”

对方笑了一下:“刚刚经理跟你说的?”

他点点头:“但我觉得没必要这么急。”

王杰希回头看着屏幕上的比赛录像,支起下巴想了想道:“坦白地讲,你觉得高英杰怎么样?”

“他的天赋不容置疑,但是说句实话,以小高目前这个性格,如果要接替队长的职位会不会让他一下子……压力太重?”

“连你也这么想啊,”微草的魔术师笑着看了他一眼,“我倒认为英杰没问题,不管是继承王不留行,还是接任队长。”

“之前英杰最大的问题是缺乏自信,而且容易受感情影响,所以我一直都没有让他承担太重的责任。但是现在,”王杰希点点屏幕,“他的能力已经足够支持他建立强大的自信了,所以剩下的问题,就是我的影响。”

许斌了然地点点头:“好吧,也就是说队长你为了让高英杰成长起来,打算提前退役吗?”

“提前?我觉得这个时间还算正常吧,这也是为了微草的未来。”微草的队长笑道,“而且……说起来,许斌,你知道魔术的原理吗?”

许斌摇摇头。

“魔术从来都不是无中生有,而是把本来就存在的东西,以一种最不可思议的形式表现出来。”

“所以一起好好欣赏一下吧,许斌。一个人的成长可以说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魔术。”

 

第十四赛季,微草战队在队长高英杰的率领下成功在主场卫冕。

当“荣耀”二字出现在大屏幕上的那一刹那,所有的微草粉丝都陷入了狂喜的情绪。这不仅是因为他们的主队获得了冠军,同时也是因为微草在这一刻,终于成功反超嘉世和轮回,成为荣耀联盟历史上第一支四冠在手的战队。

而在现场一片欢腾的海洋中,创造了历史的高英杰却已不再像去年那样情绪外露,他礼貌地从联盟主席手中接过了象征冠军的奖杯,然后对着现场观众高高举起。在排山倒海的欢呼声中,他没有激动或者哭泣,只是微笑地看着主场雀跃的人群。

许斌站在他身后,默默地看着这个终于荣誉比肩王杰希的青年。

你说得对。

微草的副队长仰起头,看向赛场对面的墙上高高悬挂的队徽。

 

——你说得对,我们的确见证了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魔术。

 

9、

接下来的时间好像过得飞快。

高英杰送柳非到车站的时候想起居然连柳非都到退役的年龄了。虽然相对来说其实25岁算是比较早的退役时间,但这姑娘家里一直催着要早点安定找对象,拖拉了一两年之后终于还是没抗住。

两个人在车站等车的时候也没什么话说,东拉西扯半天之后柳非突然想起什么地说道:“哎我说队长,你没生过我气吧?”

“生什么气?”高英杰没明白。

“你看啊,”柳非捋了捋头发,“当初刚刚进一队的时候我跟肖云他们不是老欺负乔一帆嘛,你们又是好友我还以为你挺介意的。”

“这可真没有……”高英杰苦笑,这事儿说不定乔一帆他自己都早忘了,没想到这里还有个惦记的,“你居然还记着啊。”

柳非哼了一声:“不要小看女人的记忆力。”

她平时在队里还算规矩,决定退役之后好像一下子又回到了当初刚刚进队时有点嚣张又爱充前辈的状态,这会儿面对已经不是她队长的高英杰,更是懒得再客气。

“我当初就是看不惯那小子的性格,说白了还有你,你们俩我看着就来气,”柳非抱着手臂看向前方,“那个时候我又爱使性子,做什么都只凭自己高兴,现在想想还真是幼稚。”

高英杰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手揣兜里一起看着前面。

“但是后来……”柳非“哈”了一声,“说起来真是不可思议,那个时候我也绝对想不到,现在会觉得你是个好队长。”

她扭过头看着高英杰:“我真的觉得,你是个特别好的队长。”

 

柳非并不是这两年微草唯一退役的人。在十六到十七赛季的两年里,微草的副队长许斌,神枪手柳非,治疗袁柏清都先后退役,好在微草及时提拔了训练营的新人,又舍得花钱到处补强,战队的连续性总算得到了保证。

而到了十八赛季结束时,终于轮到了刘小别。

还是门口的车站,还是送人,高英杰站在站台上试图数一下到底在这里送走过多少队友,数到最后自己也放弃了。

刘小别也没说话,只是戴着一只耳机在发呆,另一边的耳机线长长地垂在旁边。

这些年刘小别一直站在剑客职业的顶峰,然而可惜的是他的巅峰期恰巧在剑圣黄少天退役之后才姗姗来迟。因此很多人都感叹道,不能看到两代顶尖剑客直接对决,实在是荣耀联盟的一个巨大遗憾。

可是谁能比刘小别本人更遗憾呢,高英杰想。

 

两个人肩并肩沉默了半天之后,高英杰终于开口问道:“小别前辈,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刘小别想了想:“大概会到处走一走吧,旅游什么的,可能会去国外。”

“看国外的荣耀联赛?”

“也许吧……”刘小别勾了一下嘴角,“不过谁知道呢,说不定只是去看看风景。”

高英杰也笑了一下:“也是。”

他想了想又道:“前辈临走前就不给我交代点什么?”

刘小别摇摇头:“你已经做得足够好了,我可没什么能指点的。”

正说着,公交车总算缓缓地开了过来,刘小别把耳机塞回去,然后单肩拎着背包招呼了一声:“我走了。”

高英杰冲着对方的背影喊了声再见。

然后刘小别挥了挥手,像个真正的剑客一样,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去。

 

10、

荣耀联盟第十九赛季结束时,微草俱乐部为了纪念即将到来的成立二十周年纪念日决定拍个宣传片。于是身为现任队长的高英杰整个夏休都折腾在了这个宣传片的拍摄上,每天都摆出各种造型出现在俱乐部的各个角落。

到最后一个画面的时候高英杰其实已经有点不耐烦了,不过出于一贯的好脾气他还是老老实实地站在赛场的中央等着喊开始。

旁边导演说高队长你站在那里要有种眺望远方的感觉,就像在看着战队的未来一样。他在心里一边默默吐槽一边抬起头往前看,一眼就看到了赛场对面的墙上悬挂的那面队徽。

于是高英杰突然不合时宜地想起了曾经亲手设计这面队徽的前辈们,还有告诉他队徽背后含义的那个人。

现在的高英杰,两次MVP,一次输出之星,带领队伍四进决赛,两届连冠。

——我做得足够好了吗?

他望着那个几经修补,如今看起来依然崭新的队徽。

——你们看到现在的我,会怎么想呢?

 

于是这个画面一遍过了。

导演好好赞扬了一番高队长表现到位,他苦笑了一下说谢谢夸奖。

后来高英杰看到了宣传片的成品,在这个片段里他独自站在赛场的中央,聚光灯落在身上,然后镜头缓缓流转,给了对面墙上的队徽一个特写。

背景里恰到好处地插进了一段和声。

 

我们走在这条没有尽头的路

路上没有鲜花和拥抱

但我们在彼此身边

一起穿过荆棘,越过风暴

用汗水和热情

铸就我们的骄傲——

为了微草

为了微草

 

片段里配的背景音乐是一首应援曲的变调。这首歌是粉丝在微草第二次夺冠前写的,后来被微草俱乐部官方采用,还拉着他们全队去唱了一遍拍成MV,几乎可以说是微草的队歌。

不过本来是首比较欢快的歌曲,放在这里的时候被换成了缓慢而悠扬的节拍,高英杰自己看着都莫名生出一股悲壮的情绪,最后干脆把播放器给关了。

可是那旋律还在脑子里打着转,反反复复就一句话。

为了微草。

为了微草。

 

11、

第二十一赛季结束时,高英杰宣布退役。

若是放在十年前,30岁退役已经是非常难得的高龄了,而在科技发展迅速的当下,荣耀选手的职业寿命延长到30岁并不是什么难事,荣誉加身的高英杰选在此时退役,只是因为微草战队培养的新人终于到了能挑大梁的时候。

消息一传出,网络上顿时一片唏嘘感叹之声,纷纷回忆起自己如何看着高英杰从小队长变成老队长,顺便举出经典比赛一二三。有好事的还翻出了当年挂高英杰墙头大战三百回合的帖子出来,很多新进圈的粉丝看到有说高英杰脾气太软当不好队长微草迟早要走嘉世老路的回复,不禁吐槽当年这些人都是怎么想的。

媒体们也刊出特辑回顾高英杰的职业生涯,其中一位以微草粉丝而著称的评论员更是洋洋洒洒写了一篇催人泪下的稿子来追忆自己与微草和高英杰一起成长的那些岁月,遣词造句极尽煽情之能事。

 “如果说王杰希是不可逾越的高山,那么高英杰大概就是蜿蜒前行的河流,看似波澜不惊,内心却蕴藏着巨大的能量。他从来不因外在的批评和讽刺动摇,因为河流永远都知道自己要流向何方。这世上夺人眼球的总是那些轻易流露的感情和直刺人心的言语,但总有一些人的存在让你明白,越是温和与安定,在爆发力量的那一刻才愈加光彩夺目。”

后来某论坛的高英杰专楼将文章的其中一段配上图放在了主楼,回复里最大的感叹是果然这世界上最可怕的还是男粉。

 

而微草俱乐部方面则决定为这位功勋队长办个告别赛,名单里邀请了远近一堆大神,连被认为是宿敌的蓝雨队长卢瀚文也在其中。

不过告别赛本身就带着一笑泯恩仇的气氛,更不要说高英杰跟卢瀚文的私交从来都很不错,所以当比赛开始的时候难得微草主场一片和乐融融没有用嘘声来表达他们的问候。

打到团队赛,所有人干脆玩起了一对一单挑,反正也不图打出多高的水平,只是让今天的主角高英杰好好出一下风头。随着最后一个人倒下,赛场上终于只剩王不留行一个角色。比赛完之后大家一一走出操作间跟高英杰握手拍肩寒暄两句,而轮到乔一帆最后出来时,这位多年好友只是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就转身走下了赛场。

这时灯光一暗,聚光灯打在正中央。高英杰扭过头,看见有个人正从旁边走了过来。当他走到灯光下时,现场的尖叫声顿时差点掀翻了体育馆的屋顶。

——微草战队的前任队长,魔术师王杰希。

虽然是事先已经安排好的,但是握着前任队长的手,高英杰还是突然间有点当年面对王杰希时那种忐忑的心情。而对方见他看了自己半天最后视线落到另一只手上的东西,便笑了笑道:“这可不是我的主意。”

王杰希拿着的是赫然是一座奖杯和一个王不留行的纪念手办。

高英杰心里的忐忑顿时一扫而空,便也笑道:“真不知道策划那边是怎么想的……”

主持人过来寒暄了几句之后是插了一个小小的纪录片,两人便站在舞台的一角看着大屏幕。回放到第八赛季全明星的新人挑战赛时,高英杰犹豫了一下,开口道:“队长……其实我后来知道了。”

王杰希挑了一下眉:“知道什么?”

“当时你是故意的吧,故意让我的。”

“我还以为你会继续假装不知道呢,”微草的前队长温和地笑了笑,“什么时候发现的?”

“十二赛季。”

那个时候他刚刚接过王不留行,几乎是没日没夜地看着以前的比赛视频揣摩王不留行的打法。后来突然有一天他想起了那场挑战,然后明白其中暗藏的心思几乎是一瞬间的事。

王杰希倒是对这个答案讶异了一下:“这么早……怪不得。”

他没有说下去,高英杰却接过了话头:“我一直没说这件事,但是总想着还是应该跟队长……说声谢谢。”

而曾经的魔术师却摇了摇头道:“不用了,”他转头看向自己最得意的弟子,“你的谢礼,我早就看到了。”

纪录片放完,灯光又重新亮起。王杰希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独自转身离开舞台——就像十几年前那次新人挑战赛时一样,留下他一个人,接受无边无际的掌声和欢呼。

 

活动进行到尾声时高英杰拿着话筒说了几句感谢的话,说完之后现场应景地放起了那首有名的应援曲,全场灯光熄灭,唯一亮着的是通往后台更衣室的选手通道——那是他预定要离开赛场的路线。

高英杰冲现场挥了挥手转身,走了几步突然听见身后噼里啪啦响起座椅收起来的声音。然后他回过头,发现整个体育馆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合着伴奏唱起了那首“队歌”。

他突然觉得眼睛有点发酸,赶紧再挥了一下手,然后背身走向选手通道。

身后是越来越响的歌声——那些一直支持着他和这支队伍的人,他们在唱歌。

 

……

但我们在彼此身边

一起穿过荆棘,越过风暴

为了微草

为了微草

 

高英杰停下脚步,轻轻抹了一下眼睛,身后的歌声好像停了一下,似乎是期待他回过身来。

而他没有再回头,只是继续往前,走向了通道尽头的光明之中。


【THE END】

评论(24)
热度(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