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趁年华

◆《全职高手》衍生同人
◇找个地方存个档
◆CP什么的都是浮云
◇节操也是

© 诗歌趁年华
Powered by LOFTER

【方叶】cigarette and kiss

*起名无能……简单粗暴地凑了个标题= =

*本来只是打算写谈人生的,不知为何就搞成这样了……

*但是因为作者太纯情所以拉了灯【。

*剧情脱肛


===============================

 

庆功宴回来的时候兴欣一群人都喝得东倒西歪,好不容易把几个姑娘家送了回去,其他人也歪歪斜斜地互相搀扶着回房间睡觉。叶修说要抽根烟,便一个人留在了黑灯瞎火的客厅里。

他目前刚好介于将醉未醉的临界点,这还全靠大家体谅队长打完决赛之后再次累到睡了一整天所以才没往死里灌酒。烟点燃之后他盯了半天没往嘴里送,只是看着那青烟在指尖袅袅升起,烟头火光明明灭灭,一点点在消耗着本身。

烧到一半的时候有人从旁边突兀地抽走了这根烟。

“干嘛呢叶修大大?几百一盒的玩意儿就这么拿来烧着玩,丧心病狂。”

叶修偏过头,就着窗外透进来的月光看见方锐一副刚刚洗完澡出来的样子坐到旁边,一边擦着头发一边拿着手上的香烟左看右看,最后不客气地抽了一口:“看你跟老魏天天烟不离手,真不明白这东西有什么好的。”

“烟不是这么抽的。”叶修勾了勾手,示意方锐把烟还给他,接过来自己吸了一口之后,搂着方锐的脖子就撬开了对方的嘴。

“咳咳咳咳咳!”方锐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突然送进来的烟雾给呛了个半死,而罪魁祸首则悠然地坐回去把烟叼上:“抽烟要过肺啊,方锐大大。”

方锐随手抄起桌上的杯子给自己灌凉水,同时不忘比了个中指:“你喝高了吧叶修大大。”

叶修懒懒地笑起来:“你没喝高?”

“哥酒量好得很,只是平时没机会表现而已。”方锐说罢,又盯着他看了半晌:“你还真是醉了,喝了多少?”

对方冲他比了个“二”的手势。

“啧啧,弱爆了……还说我呢你才是废物点心。”

“哥弱不弱,你可以试试看?”叶修弹了弹烟灰,说着还挑衅地看了他一眼。

简直不能忍啊。

方锐咬牙切齿地伸手把烟夺过来掐在烟灰缸里,然后一把将叶修按在了沙发上:“试试就试试。”

他低下头堵住那张平时说话不饶人的嘴,一边在脑中回忆过去在小说和爱情动作片里看到的那少得可怜的知识,一边试着用舌头沿着对方还带着酒气和烟草味的唇齿一路抵进深处。

好在叶修倒也没抵抗,而是坦然地松开了牙关让方锐步步进攻。

可惜到底实战经验不足,带着醉意的亲吻发展到最后变成了磕磕碰碰的啃咬,分开之后叶修坐起来捂着被牙齿磕到的嘴唇,恨铁不成钢地戳了戳方锐的脑袋:“说你是废物点心你不信,看你这点出息。”

搞成这样方锐也不太好意思回嘴:“没咬破吧?”

叶修抬起手让他看:“你当自己属狗呢?”

刚刚亲吻过的嘴唇在夜色下泛着暗红,嘴边还留着刚刚流下的唾液,方锐看得有点愣神,忍不住用拇指擦了擦,然后又俯身过来。

“干嘛呢,还来?”

“遇到困难就要多练习嘛,叶修大大。”

见方锐笑嘻嘻地凑过来,叶修叹了口气,干脆自己往后一靠:“再不行就踹你下去。”

“行行行,我行得很。”方锐说着便一手撑着沙发,一手攀着叶修的肩膀倾过身来。

这次有了点经验,两个人总算脱离了“接个吻都困难”的级别,方锐用舌头一点点在对方的口腔里描摹,沿着上颚轻轻划过时身下的人明显绷紧了一下,然后又不甘示弱地抬手按住他的后脑,好让唇齿交缠得更加紧密。

分开的时候方锐已经有点喘息,他抵着叶修的额头,手往下滑到了对方腰间露出的皮肤上:“我还是觉得你今天不怎么对劲啊叶修大大,你真的喝醉了?”

叶修也喘着气道:“方锐大大,说我醉之前先把你的蹄子拿开好吗。”

“靠,什么叫蹄子啊,哥这可是黄金右手懂不懂?”

“是是是,黄金右手方锐大大,以后还得仰仗您这手为兴欣摧城拔寨呢,可不能随便用在这些小事上。”

方锐听到这话愣了愣,然后神使鬼差地收回手,放在对方颈侧。

“那你呢?”他问。

“我怎么?”

“你……这赛季结束,有什么打算?”方锐感觉到手下的皮肤还泛着酒后的热度,“会退役吗?”

叶修沉默了一下,却不答反问:“你还记不记得,当初我劝你来兴欣的时候说的话?”

方锐有点茫然:“哪句?”

“我那时候问你,喜不喜欢出其不意这四个字。”

“这个我记得,”方锐也想起来了,哼了一声,“然后就这么被你拐骗到兴欣虐了一整天。”

叶修笑了起来,伸手攀在方锐的肩膀上:“但是你做到了,不是吗?好多当初唱衰你的媒体都恨不得穿越回去打自己的脸。”

于是那小子就像得到了夸奖一样,得意地冲他笑了笑。

方锐从盗贼到气功师的转型,可以说已经是足以载入荣耀联盟历史的成功事迹。与大多数职业转型的选手不同,他之前就已经站上了盗贼这一职业的顶峰,从全明星的盗贼选手转回几年没有认真用过的气功师,看似令人惊叹,可是只有熟悉的人才明白这一过程犹如从一个峰顶跳向另一个,计算稍有差池,结果就是掉下深渊粉身碎骨。

但他确实做到了。顶着压力、怀疑和嘲笑的目光,在无数个日夜的研究和练习之后,方锐以自己独有的气功师打法,为兴欣这支新队的封王之路立下了汗马功劳。

“不过话说回来,那些唱衰兴欣的家伙也都一样,”方锐眨眨眼,“这次夺冠,我看这些人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吧,真想看看他们现在什么表情。”

“啧啧,真猥琐,”叶修微微抬起上身,凑近方锐啄了一口,“所以哥决定再吓他们一跳。”

“你要干嘛,向媒体出柜?”

“……”这句话哽得叶修都有点无语,“你脑子里想些什么呢方锐大大?”

方锐勾起手指扯了扯对方的领口:“队长大人,你一边做些奇怪的事一边说要吓人一跳,我觉得除了出柜好像也联想不到其他了吧?”

“跟媒体出柜是个好主意,不过还是改天吧,”叶修又躺了回去,“说实话,我本来确实有打算要退役的。”

方锐的手顿了一下。

叶修笑了笑,抓起他的手放在嘴边:“这个也跟我家里的事有关,回头再跟你解释。不过现在我思考了一下,决定改主意了。”

他吻了一下方锐的手背。

“荣耀我还没打腻呢,”这个再一次创造了历史的荣耀教科书,此刻正露出难得正经和温柔的神色,“还得再打十年。”

方锐也笑了:“你这货要再祸害联盟十年,这可确实是个会吓死人的消息。”

“还有个更吓人的消息呢。”

“什么?”

叶修又摆出那副拉仇恨的懒散表情道:“我还打算祸害你一下,怎么样?”

方锐听罢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笑得更欢了:“就一下?”

“就一下,”叶修说着,扯住了方锐的衣襟,“不过持续效果可能比较长。”

被扯得往下一倾的方锐干脆从善如流地低下头又贴上了叶修的嘴唇,中间还不忘多句嘴。

“持续效果有多久?”

“一辈子怎么样?”

方锐抵着额头冲叶修嘿嘿一笑:“合着我这合同是卖一生啊。”

叶修伸手掐了一下他的腰:“方锐大大你从不从?”

“从啊从啊,”方锐抓过腰上的手往下按了按,“所以我们回房间去讨论一下合同细节呗,叶修大大?”

……

于是沉沉睡了一整晚的魏琛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被丢到了莫凡那间房。

 

“对了叶修大大,你还真要打十年比赛?这不符合科学规律啊?”

“说什么呢,当教练也可以打荣耀啊方锐大大,你脑子这么不够用我怎么放心把兴欣交给你。”

“卧槽……”


【THE END】

评论(11)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