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趁年华

◆《全职高手》衍生同人
◇找个地方存个档
◆CP什么的都是浮云
◇节操也是

© 诗歌趁年华
Powered by LOFTER

【黄刘黄】西风吹梦飞关河

*论我为什么本来想写个几百字的小段子结果(ry

*标题随手摘的

*古风(大概)架空OOC

 

===================================

九月的燕北已是极寒,刘小别稍稍将挡脸的面罩往下拉了拉,便觉得寒风跟飞刀似的在脸上拉出一道道口子。

这种天气下如果可以他并不想开口说话,无奈身旁这人即使是在这样的恶劣环境里也坚持不懈地喋喋不休,他听得烦了有点走神,低头盯着马蹄踏出的一个一个坑琢磨能不能就地挖把沙堵住此人的嘴。

“喂喂,刘小别?刘小别你走什么神?”

旁边的人突然拍了拍他肩膀,刘小别一惊差点把剑给拔了出来,这人见状倒是不慌不忙:“哎哎哎干嘛呢你,对着本剑圣拔剑你当自己几斤几两?我说你这小子面对前辈就不能客气点吗,认真听前辈说话也是后辈的礼仪懂不懂?哎要说你们这个燕北也真够呛,这才几月啊就冷成这个样子,要到了年关怎么办,你们到时候都不出门吗?我跟你说我们岭南就算是到了腊月间也比这儿暖和得多,什么时候你真该来看看,老蹲这地方迟早跟你师父一样成天板着脸。其实我看你现在也有这趋势了,你——”

“黄前辈,”刘小别简直是从牙缝里憋出了这个称呼,“燕北风大,小心闪到舌头。”

说罢他便赌气似的打马往前快走了几步,却也没走远,就吊着几步的距离在前面,权当是尽他这趟给人领路的职责,而且还不用再听这话唠剑客的废话。

被甩在后面的蓝雨剑圣黄少天心道这小子还挺爱闹别扭,也不知道王杰希怎么教的。抬头瞧见刘小别骑着马在前面走,就跟北地常见的白杨似的腰背挺得笔直,又觉得果然是王杰希教出来的小辈,看着是比自家蓝雨阁那个天天上蹿下跳的小剑客像那么回事。

不过瀚文比这小子嘴甜会说话多了。他在心里又补了一句。

 

说来此番刘小别出来不过是送千里迢迢来拜访的黄少天到关口。原本王杰希打算亲自相送,不料微草堂掌门临出门之前突然堂内送来个重伤,少掌门高英杰拿不定主意只得请王杰希去解决,黄少天见状便随口道那就不麻烦王掌门了,随便派个人给我指指路就行,就那谁吧。

被随便一指的“那谁”刘小别便不得不担了这个任务。

年轻的微草剑客其实并不清楚黄少天是真的随手指到了自己还是故意为之,因为谁都知道蓝雨剑圣是刘小别自习武以来最大的目标和假想敌,黄少天在微草呆了七八天,虽然只找到一两次交手机会——还被打得落花流水——但要说这人完全没看出来自己在想什么,小孩子都不会信。

不过眼下他们已经远远望见关口,再走个一时半刻这趟送行就算到了头。刘小别骑着马望着关口的轮廓有些发怔,也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希望快点到还是慢一点。

这时一直吊在后面的黄少天打马上来,提着马鞭轻轻敲了敲剑鞘:“我说刘小别,你们燕北怎么回事,野狗这么多啊?”

刘小别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立刻将手按在剑柄上:“不劳费心,区区几条野狗,我解决了就是。”

说罢指间一弹,腰间那把追魂便清啸而出。刘小别执剑提身,一拧腰便落在他们身后几丈处,面前马贼打扮的几人见势后退几步,又见黄少天依然安安稳稳地坐在马上没动静,彼此对视之后便干脆一拥而上,状似要先将刘小别围杀。

刘小别一动手便心道不妙。

微草堂久居燕北,堂下弟子与关外马贼交手不在少数,但眼下这几人武功身手绝不是关外任何一支马贼能有的水准。是寻仇?刘小别暗道自己算不得成名在外也没惹过什么仇家,再说微草的名号镇在那儿,还不至于有哪家非要在燕北杀个微草堂弟子来惹麻烦。

……那就只能是因为那人了。刘小别提剑挡开面前两人的夹攻,一侧头就见其他数人果然是直冲黄少天去了。他心里一急,快剑一挥如闪电般直劈两人面门,解决掉阻碍之后正要回身去追剩下的人,却见刚刚还安坐马背的黄少天此刻已经站在地上,腰侧那柄举世无双的名剑“冰雨”已然出鞘,冰蓝的剑刃上甚至能看到血珠滑落。

黄少天随手解决了几人,见刘小别正望着他,便抬眼笑了笑。难得没有聒噪的表情反而让这个被称为剑圣的男人那生得还算好看的眉眼显得愈加英气逼人,刘小别一时竟看得怔住了。

“——喂喂喂刘小别你发什么呆呢!怎么你还想来帮忙么放心这几个宵小之徒我简直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搞定,你自己管好自己就行了听到没听到没?”

……面对这个毫不在意破坏自己形象的家伙,刘小别真想为自己刚刚一瞬间的失神自抽两耳光。

而下一刻,黄少天提剑凭空一划,又冲他扬眉笑道:“对了,你不是想赢我吗?接下来你可看好了,逾期不候。”

——正是蓝雨阁闻名天下的独门剑法。

刘小别立在几步远处看冰雨剑光跃动,只觉得内心犹如重鼓擂动,有个声音在脑海中低低说道:“这就是……剑圣。”

剑圣黄少天。

他握着手中追魂剑,感觉手心全是细密的汗水。

 

不过确如之前所说,解决这几个人并不需要花费多大功夫。据黄少天表示大概是进关前不小心要了个小帮派少主的狗命,这伙人不敢上微草堂找茬,便耐心在关口等到了现在。

“结果还不是被我一窝端了,图什么呢真是的,他们那个少主在个小村子里欺男霸女也真有出息,我看他调戏民女顺手揍了他一顿结果居然还跟我玩暗器淬毒药,没办法我就顺手把他解决了,可惜我当时赶时间没端他老家,不过现在收拾了也算来得及,待会儿我进关就去解决这个事,啊说进关关口就到了。”

刘小别假装没听见地牵着马走在前面,看到关口的时候简直长出了一口气。他回头正想跟黄少天告辞,却见对方已经几步凑到了眼前。

刚刚起伏的心情还没有全然褪去,猛然被接近让刘小别莫名其妙心跳漏了一拍,却见面前这人笑得略得意地退了回去:“怎么样,被本剑圣的英姿震撼到了还没回过神?”

刘小别本能地挺了挺背:“没有,前辈多虑了。”

黄少天也不揭穿他,翻身上了马,又回头扬了扬马鞭道:“哎,刘小别,三个月之后的武林大会你可别还是这点身手,到时候连我们蓝雨的小师弟都能收拾了你。”

“……放心,”刘小别抿了抿嘴,到底是忍不住开口回击,“我们绝对会打败你们的。”

他抬起头盯着黄少天的眼睛,一字一句道:“我绝对会打败你的,黄少天。”

 “好得很,果然有志气,不过以你现在的本事,要打败我还早了几十年呢,回去苦练一下说不定能在我手下走个十招,到时候我大概还能对你刮目相看一下。不过嘛,”黄少天勾起嘴角,“我倒是很期待,你有能打败我的那一天。”

说罢他扬鞭挥下,那匹骏马便长嘶一声,载着主人向关口方向奔去了。

刘小别站在原地,直等到那身影已经没在了漫天扬起的黄沙中,才翻身上了自己的坐骑,背向而驰。


【THE END】

评论(2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