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趁年华

◆《全职高手》衍生同人
◇找个地方存个档
◆CP什么的都是浮云
◇节操也是

© 诗歌趁年华
Powered by LOFTER

【许刘】东窗未白(TBC)

脑子有病决定报社的产物……总之都是乌梅的错【。

*原作衍生,许刘主,刘→高有,杨许杨有

*OOC和深井冰

*标题照例随手摘的别介意

*作者有病,作者有病,作者有病←重要的话说三遍


================================

 ——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刘小别整个人都僵硬了几秒,然后他缓缓转过头看着身旁的人:“你……刚刚说什么?”

许斌站起身把刚刚从自动贩卖机里拿出来的饮料扔给对方,耐心十足地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我说,你是不是,喜欢小高?”

 

一、

如果可以的话许斌一般不会采用单刀直入的方式处理问题,然而今天的事恰巧例外。时间往前推八个小时他们还在俱乐部的训练室趁着夏休期加训,故事的另一个主要人物高英杰家里有事不在,刘小别难得有点坐立不安,最后对旁边围观了半晌的许斌说有空么陪我出去一趟。

许斌问什么事,刘小别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地表示高英杰生日快到了想给他买个礼物。

于是八个小时后两个锻炼不足的电竞选手在街头长椅上坐着喘气,许斌吐槽说你跟小高这么熟还不知道给他买什么东西么,刘小别说选择困难症不行吗。

许斌就笑了起来:“刘小别我认识你这么久还从来不知道你会选择困难。”

刘小别哼了一声没说话。

没挑衅成功的微草骑士貌似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环视了一圈道:“那边有个贩卖机,要喝什么我去买?”

刘小别摇摇头,说一起去吧。

然后站在自动贩卖机前面的许斌就看着自家队友修长的手指在两种饮料之间转了一圈,最后压在了其中一个上面。

“我要这个吧,你呢?”

许斌没答话,只是掏钱塞了进去,然后将他刚刚指的两种饮料各选了一瓶。

饮料嘭嘭两声落下的时候他突然开口:“你是不是喜欢小高?”

 

话一出口许斌便知道他这回难得是马失前蹄,一个没忍住就把心里想法给漏了出来,想来是逛得太累连大脑都不听使唤完全下意识行事的缘故。不过好歹不算太糟糕,他想着,至少看刘小别此刻的表情也算值回票价。

当然这想法略有些苦中作乐,毕竟万一面前队友同样没忍住,直接一拳揍到脸上也不是没有可能。

好在刘小别并没有要揍他的想法,只是在许斌又重复了一遍之后无意识地摩挲着手里的饮料瓶,半晌才开口问道:“我表现得这么明显?”

许斌点头:“很明显。”

刘小别看上去有些沮丧:“那英杰肯定也知道了。”

许斌有些同情地看了他一眼:“小高心很细的。”

年轻的微草剑客甩了甩头,回身坐在长椅上开了饮料喝了一口,又仰头看着西沉的夕阳发呆。许斌坐在他旁边思索了一下,拍了拍肩膀:“……节哀?”

刘小别翻了个白眼:“许斌你大爷的。”

“我大爷挺好的。”

“靠。”

“精神还行嘛,”许斌笑起来,“干嘛一副失恋的样子,你不是还什么都没做么?”

刘小别特别复杂地看了他一眼:“你觉得英杰像同性恋吗?”

“……不像。”

“那不就得了,”他抛起手里的瓶子又接住,“我也知道他大概能猜到这事儿,英杰那个性子既然没表态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我还能做什么?”

谁都不会去打一场百分之百会失败的仗。

“而且只要我不说,这件事就不存在。”刘小别站起身拍拍衣服,“皆大欢喜,是吧?”

许斌愣了一下,忽然笑起来。

“说的也是,这种事情,挑明的才是傻瓜。”

 

最后刘小别还是给高英杰送了个普通的纪念品,少年有些腼腆地笑了笑表示感谢,许斌在旁边看得分明只觉得刘小别这种直来直去的性格能端到这份上简直不易。等晚上吃完饭大家纷纷散了去休息时他才走到一个人坐在公共休息室发呆的刘小别旁边坐下,想说点什么却又难得地词穷了几秒。

正当这不知说什么好的间隙,刘小别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你可千万别安慰我。”

许斌苦笑:“所以我才什么都没说啊。”

说什么都显得不合时宜。

刘小别耸耸肩:“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习惯了就行。我只是,只是有点……”

他难得有些手足无措地比划了两下,到底还是没说出个所以然。许斌见状心中叹息一声,试探着问道:“要借你肩膀靠一下么?”

随后果不其然挨了对方一拳。

微草副队长揉了揉受害的肩膀说你就这么对待好心关怀的同伴么,刘小别不屑地表示根本没怎么使劲别装了,随后又叹了口气,半晌低声说了句谢谢。

许斌偏过头看见身边的年轻剑客低着头看自己的手,像是之前比赛的时候因为手速而自我怀疑的样子却又有哪里不一样。那时候许斌可以几句话就开解成功全因比赛这种事尚在努力就能有收获的范畴内,而感情完全是另一回事,总不能说你坚持下去就能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这种话他自己都不信更不要说安慰别人。

最后许斌伸手揉了揉刘小别的头发,而平时有些傲气的剑客此刻难得没有挥手拍开他,反倒稍微顺着方向偏了一下头,许斌思前想后还是顺势揽了他的肩膀,假装没有看到刘小别手中紧紧握着的手机。

 

微草的年轻天才高英杰在他20岁生日的前一天收到了青梅竹马的主动告白,终于在值得纪念的日子里摆脱单身,全队上下表示祝贺的时候许斌回过头看见刘小别正拿着这个手机在摆弄,猜也猜得到那里面堆着他过去闲着无事时拍的高英杰的照片。

刘小别到最后也没有删掉它们。

 

二、

王杰希在微草的最后一个赛季,全队上下压力都很大。

队长明明白白地表示这赛季打完就要退役,并且轮换频率越来越高生怕众人记不住这一点,到下半程确保季后赛席位之后甚至几乎不再上场,把担子全交给了一帮后辈。

于是高英杰眼睁睁看着瘦了一大圈。 

“我说,你要是担心的话可以去问问啊?”

许斌一边对付碗里的排骨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刘小别猛然收回偷偷瞟过去的眼神,而他方才的注视对象,未来的微草队长正跟现任队长坐在食堂的另一头边吃边谈话。

被道破心思的刘小别埋着头扒拉饭菜不吭声,许斌耐心地等了半天总算等到他闷闷地甩出一句:“我现在去多嘴不是平白给他增加压力么。”

许斌觉得这人简直关心则乱:“现在这点压力都抗不过去的话,下个赛季怎么办?”

“我知道,”刘小别有些烦躁地戳了戳米饭,“所以你别搭理我不就行了。”

“我还以为你已经迈过这道坎了。”

“玩这么时泪的作文梗只能证明你老了,许斌同学。”

“能听懂这个梗你也不年轻啊刘小别同学。”

“……”刘小别又被摆了一道哑口无言,半晌才想起绕回刚刚的话题,“反正我就是迈不过去,有什么办法。”

他尝试了大半年试图挣脱出深陷的泥潭,可是每次一看到那个肩负着沉重责任依然带着温和乃至有点羞涩笑意的少年时依然会再次回到原点。其实在高英杰20岁的年头上他已经不适合少年这个词,可是对刘小别来说,那人依旧是他五年前认识时的模样。

许斌有些头疼地看着面前队友的情绪再一次进入低谷,不由得感慨自从不小心说破了刘小别那点单恋的破事儿之后他就不得不充当情感专家的职责——哪怕他自己都拎不清状况。不过好歹有这人每次的有趣反应作为咨询费,这额外工作也未尝不划算。

所以他想了想开口道:“不是有句话叫结束旧恋情的方式是开始一段新恋情么,你可以试试?”

刘小别闻言先是震惊然后怀疑最后又回到震惊,表情变幻之丰富只差把内心弹幕写到脸上,许斌觉得再不说明恐怕对方的思维就要脱缰到不知哪个星球,连忙补充了一句:“我又没说是跟我,你淡定一点。”

于是刘小别果然淡定了下来,并且对自己刚刚对体贴关心的队友产生的丰富联想感到有些许愧疚:“那也不是说谈就能谈的啊,而且这不是对人家不负责么。”

“我就是提个建议,你也不用太在意,”许斌放下筷子,“不过你在平时也可以放宽心,多关心一些别的人,然后慢慢你就会发现一件事。”

刘小别茫然地看着他收好餐盘起身:“什么事?”

“谁也不是没谁就不行的,”许斌回头冲他笑了笑,“谁都一样。”

 

而在这段简短而有意义的对话发生一天之后,刘小别端着餐盘坐到许斌面前:“我思考了一下觉得你说得很对,所以就从你做起吧。”

一向思维清晰头脑灵活的许斌选手难得在面对这位的时候大脑停滞了三秒,以至于手中筷子无意识地戳了碗里的馒头一个对穿。

“……刘小别你要干嘛?”

刘小别很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说要我多关心一下别人啊,我想了想就你吧,方便。”

“方便是怎么回事……”许斌还是没忍住吐了个槽,想了想又笑道,“好吧你打算怎么关心,晚上请我一顿?”

微草剑客意外地没有反驳,而是认真思考了一下,然后有些犹豫地开口:“其实我想问一件事很久了……你别介意。”

许斌觉得对方这小心翼翼的架势挺难得:“你问吧,怎么?”

“许斌,”刘小别扒拉了一下面前的菜,“你跟杨聪前辈……”

他的声音在看到面前那一向淡定自若的人在听到名字的瞬间,脸上显露出从未见过的神色时戛然而止。

 

三、

过后许斌回忆了一下觉得他在刘小别面前千载难逢的露馅儿恐怕只有一次,不过当时情况也实属无奈。那时大家刚刚打完比赛出来在大巴上坐定,手机响起时他盯着来电显示的名字看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而接通后对方劈头就是一句我决定了这赛季之后退役。

许斌心想杨聪不愧是专业玩舍命一击的资深刺客,这一招下来饶是他皮厚防高也得瞬间下个半血。更何况他那时才出赛场又应付完记者身心俱疲,脑子没转过弯就开口回了一句:“为什么要跟我说?”

听见手机那头低低的笑声他有点后悔,不愿多想干脆直接挂断了电话。

然后盯着切断通信的屏幕发愣的许斌半天才反应过来旁边还坐了个人,而那个人刚刚摘下耳朵上的耳机。

“喂喂许斌你还好吗?你这是傻了?”

他难得不怎么想反驳刘小别的话。


许斌从来不做什么如果的假设,更多的时候他宁愿多花费时间耐心等待观察,也好过事情发生之后再去检讨当初应该如何如何。所以跟杨聪告白这件事大概算是唯一一次意外,当然这也全因他那会儿太过年轻气盛,十八九岁的年纪上要跟前辈玩心眼到底还是输了一筹。

好在就当时来说这唯一一次冲动有幸得到了好结局,301的队长毫无障碍地接受了来自后辈的表白并且顺利成章地开始交往,一帆风顺到让人忍不住怀疑它是否真实。

 

“然后呢?”

“然后?”许斌接了两杯水,递了一杯给堂而皇之坐在自己床上的刘小别,“然后我就来微草了啊。”

对方显然不满意这个回答:“不是啊,你们就因为这个分了?”

许斌靠着电脑桌边喝水边应道:“这不是很正常么,我们都不想搞异地恋。”

“……我觉得一点都不正常。”

“刘小别同志,”许斌给了他一个同情的眼神,“我们好歹是正常恋爱和平分手,连告白都没有过的人就不要说话了。”

刘小别被如此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回答噎得半天没说出话,最后恼怒之下扔了对面的家伙一脸枕头。

打闹一番之后许斌拍了拍自家可怜的枕头扔回床上,余光瞥见刘小别在旁边几番欲言又止反倒让他有些不习惯,干脆回身在这位一脸试图关怀又不知如何表达的队友身边坐下:“有话就别憋着,一点都不像你。”

他顿了顿又补充道:“反正你想说什么都写在脸上了。”

“靠你这是对待想要关心你的同伴的正确态度吗,”刘小别对他投来鄙夷的目光,“我看你一点都不需要安慰嘛。”

许斌笑起来:“我本来就不需要啊。”

刘小别撇撇嘴:“那可未必,你倒是说说上次那个电话?”

被人抓到弱点的感觉并不太好,不过面对眼前这位倒似乎没什么心理障碍。许斌抓抓头发想了半天不知道该如何对刘小别说清楚当年那点事儿,等到刘小别已经躺在床上开始玩手机了才恍然意识到其实他本来没这个必要非得给个解释。

他拍了拍正在打着节X大师的刘小别:“喂刘小别你别在我宿舍里睡下去了啊。”

刘小别一边飞快地点着屏幕一边头也不抬地回道:“我这不是在等你组织语言么。”

“那个电话是……他说他准备退役了,我说杨聪。”许斌皱了皱眉头,他不是很适应直呼这个名字。从前哪怕在交往时他也一直管杨聪叫队长,后来转会了只是偶尔发短信问候一声,人前偶尔提起也是尽量绕开称呼,最多称一句杨前辈还总觉得生硬又绕口。

刘小别自然不知道对方如此纠结的心路历程,然而退役这个话题放在如今的微草实在是令人感同身受。于是微草剑客丢开打了一半的手机起身拍了拍许斌的肩膀,说没事不就是退役嘛以后还可以联系。

许斌闻言只是摇摇头:“刘小别你傻啊,邓复升前辈退役之后你看他跟队里联系过么。”

“你说谁傻呢!”刘小别条件反射先吐槽,然后又迟疑了一下道:“也许队长跟邓副还有联系?”

说罢他就觉得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王杰希大部分时间精力都耗在微草的队内事务上,真要说有联系估计也就是逢年过节几条短信,而微草其他人差不多也就是这个待遇。

“所以说,”许斌往后一倒,看着刘小别笑了起来,“退役之后就是全新的生活了,本来共同语言就越来越少,以后怕是要彻底断了联系吧。”

年轻的骑士伸手在半空中虚抓了一把:“而且啊……”

时至今日他依然认为那场突兀开始的谈情说爱对杨聪而言终究只是个棘手的麻烦,但是他却错失了最好的道歉时机。

而今后恐怕也再不会有机会。


【TBC】

说实话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标的CP了

评论(30)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