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趁年华

◆《全职高手》衍生同人
◇找个地方存个档
◆CP什么的都是浮云
◇节操也是

© 诗歌趁年华
Powered by LOFTER

【杨许杨】孤灯灭

算是之前那个许刘的番外,起名技能-5不要吐槽……话说我为毛正文不写完跑去写番外啊_(:з」∠)_【问谁


 ==================================

杨聪退役的时候特意挑了个普通的休息日,记者会已经开过,队内该交代的事也悉数托付给了后辈,就连行李都提前运回了家,他在俱乐部里转了两圈觉得确实再没什么事可做,便拒绝了经理说要送送他的好意,独自拎了个旅行包就准备离开。

走到大门口的时候背后有人喊了几声队长,回头一看却是白庶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杨聪看这新任队长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实在有趣,便笑道怎么临走前还要请我吃顿饭么。

白庶喘了两口气缓了过来,从兜里掏出一张卡说:“队长,这是你落下的,经理说这张还是得还给你。”

杨聪有些疑惑地接了过来,拿到手上的一瞬才终于想起这账号卡是哪年哪月作了何用。

他把那张有些泛旧的账号卡捏在手里,冲脸上犹带着茫然的后辈笑了笑:“谢谢。”

 

回家之后他把账号卡塞进读卡器,数秒之后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刺客角色。并非他习惯的风景杀,而是一个普通的网游账号,身上的装备往前追溯五年恐怕还能算上顶尖,如今穿出去只能被当古董。而这角色的建号时间甚至要上溯到联盟草创初期,他那时尚未成为职业选手,这个刺客也不过是他用来在游戏里打发时间的私人账号。

至于进入职业联盟多年之后为何又把这账号拿出来,则不得不提到牵扯他万般思绪的某人。起初只是想跟他切磋几把,后来空闲时间手痒干脆专门拿了这个账号重新洗点买装备,没事就扯着那小子开他的骑士号过来让自己玩舍命一击。而恰巧这后辈一向性格沉稳有耐心,陪自己这个队长玩这套也从来没有怨言。

那个时候杨聪倒真是以为许斌不过是尊敬前辈懂礼貌,只是十八九岁的小伙子毕竟还是没有把脸皮修炼到家,相处不到一年他慢慢觉察出不对劲,随口试探结果就让那小子露了底牌。

现如今重新回想,在那个关键节点上他未必不能找出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解决问题。可当时杨聪也不过二十出头,面对对方告白之后郑重而又竭力隐藏的紧张神色,三零一队长发觉他面前只有两条路可走。

最后他选择了接受。

 

很久以后杨聪才反应过来自己是有多自以为是。那时点头不过因为一时心软,对方得到回应之后欣喜的表情也让他误以为自己并没有错——他本来也并不讨厌,甚至很欣赏这个后辈,尽管无关爱情。

可是许斌是怎样一个人,就算当时欣喜之下不及多想,后来如何会察觉不到自己那点心思。杨聪意识到这点的时候距离他们交往已经过去将近一年,他曾想过要不要坦白这一点,可几次试探之下许斌貌似也没有任何介意于此的迹象,更何况那时他对这后辈的感情早已在相处中发酵变质,等察觉之时已然不可自拔。

哪怕他不得不将之拔除。

第八赛季全明星活动期间,他们一帮职业选手扎堆闲谈之际邓复升直接过来找了许斌聊天,堂堂正正完全不回避就站在一旁的杨聪。当然聊天内容稀松平常,可是谁都知道邓复升八成这赛季之后退役,微草接下来要找谁接替骑士独活简直一目了然。许斌聊完了回来的时候他尚在跟王杰希扯些不着四六的话题,对方见许斌过来了便点点头告辞,剩下杨聪和自家骑士面面相觑。

最后还是他开口打破沉默说走吧,我们回去了。


三零一不过是个年复一年为了季后赛席位勉力挣扎的中游战队,注定留不住渐渐声名鹊起的新锐选手。

杨聪心知肚明,所以从未尝试过去挽留对方。

 

许斌的转会合同签订之后杨聪请他吃了顿饭。没去什么高档的地儿,就在三零一俱乐部附近一个夜市,两个人点了一堆烤串,可惜没敢喝酒只能拎两大瓶雪碧充数。他们一口气吃到十一二点从战队历史谈到了人生哲学,杨聪兴致起来了,端着杯子拍着许斌的肩膀说你就放心地去吧,不用觉得不好意思,我们回头就挖个人来顶替你了,你小子要在微草没混好可没地方回头。

许斌笑着说谢谢队长指点,你放心我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杨聪点点头说是啊,你们这帮年轻人跟我们不一样,去哪里不是个上班的地儿呢,思想开放,好事啊。

他说着就觉得自己明明没喝酒可是好像有点醉了,不然怎么废话这么多。

许斌倒是不以为意,只是习惯性吐了个槽:队长你也就大我三岁。

三岁一代沟嘛,杨聪抬手摆了摆,说我比你多打三年比赛,多看三年东西,你小子聪明,很多道理都知道,但是知道跟明白还差得远呢。

三零一的队长放下喝空的杯子,伸手揽过他即将离开的骑士。

“谁也不是没谁就不行的,真的,”他俯在对方耳边,如同喃喃自语一般说道,“你以后就明白,谁是谁都一样。”

许斌没有再说什么,两人之间的气氛一时诡异地沉默了下来。

直到杨聪起身准备去结账时,他才听到身后的人叹了口气道:“队长,这算是分手前的忠告吗?”

杨聪背对着自己的队友,后辈和恋人,有些无奈地笑了笑:“是啊,以后可就没机会给你说教了。”

说完他几乎是逃避一般往前走去,恍惚间好像听见背后那人叫了自己一声,但声音太小以至于他以为那是自己的错觉。

等杨聪结完账回来的时候想起来问道你刚刚是不是叫我来的,许斌摆摆手说队长你听错了吧,分手之后伤心过度?

他一巴掌拍那小子脑门上,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他们依然是插科打诨嬉笑怒骂,如同两人之间关系只是简单回退到了那个仓促的告白之前,一切平静如昨。

 

十一赛季结束时杨聪直觉自己职业生涯终于到了要划上一个句号的时候,只是三零一情况不算太稳定,被当做风景杀接班人的少年尚需锻炼,他才又决定多打一个赛季。而到下半程的某个主场比赛他干脆没上团队赛名单,坐在场下看白庶带着小年轻们打了一场漂亮的胜仗。

赛后白庶问他去不去记者会,他摇头让这钦定的未来队长去搞定,自己则独自晃悠到场馆的某个角落,掏出手机随手一拨通讯录,便准确地落到了某个熟悉的名字上。

接通的那一刻他突然觉得有点冒失,不过到如今他顾忌的东西反倒没有当年多,于是在对方喂了一声之后,他直接单刀直入命中主题:“我决定了,这赛季之后退役。”

片刻之后,电话那头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带着些许疲惫回了一句:“为什么要跟我说?”

杨聪停顿了一下,突然笑出了声,只因这瞬间他突然意识到他这个电话打得毫无道理。退役的决定早在大半年前就定下了,那时他一个字都没告诉过许斌,而在眼下这个不尴不尬的时点,对方直截了当地问,为什么要告诉他。

为什么想要告诉你?

大概因为——

他半天没有回应,许斌在沉默半晌之后挂断了电话。

杨聪坐在场馆一角的观众席上,安静地听着手机里的忙音。

——因为我还喜欢着你吧。


【END】

评论(1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