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趁年华

◆《全职高手》衍生同人
◇找个地方存个档
◆CP什么的都是浮云
◇节操也是

© 诗歌趁年华
Powered by LOFTER

【叶黄】雨(END)

*给 @华不再扬 好阿扬的生贺,生日快乐么么哒!

*架空梗,想到哪儿写到哪儿的结果,如果觉得很脱缰一定不是你的错觉……

*即使是这样也不要嫌弃我;w;


细雨自层层灰云中落下,无声地笼罩住了荒城。

风尘仆仆赶来的黄少天停下了脚步。

这座曾经声耀整片大陆的佣兵城市如今已变成了无人问津的废墟,而眼前这座转瞬已笼罩在濛濛细雨中的高塔,则是昔日以“嘉世”之名发号施令的人坐镇的地方。

——嘉世城中枢塔。如今它自中间拦腰坍塌,再无往昔半分威名。

“简直像被砍了头的女王,”为眼前荒凉的景致伤感了半秒,黄少天抬头吹了声口哨,“怎么了老叶,你在哀悼她曾经的风光吗?”

中枢塔外层为防止入侵打磨得极其光滑,即使已变成废墟,犹有半截塔身巍然矗立。入口早已在轰炸中自内部被封堵,如今要登上这座塔几无可能。然而此时却有一个身影安然坐在塔身断裂处的边缘上,手中撑着一把形状怪异的伞。细雨渐绵,打在伞上如同一层薄薄的光晕,那人背对着黄少天的方向,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下方来客。

黄少天却不甚在意,继续对着那人念叨:“虽然一手打下的基业就这么被别人毁了的确令人惋惜,不过这么伤春悲秋可不像你啊。喂你还要在上面呆多久,我又不是王杰希随便就能飞上去这么说话脖子很酸好吗?喂喂你听到了吗?”

撑伞的人似乎终于不堪其扰地动了动,随即手中那把奇怪的伞开始变形,而后飞速地旋转了起来。如同机械师操作螺旋桨一般,他就这么握着伞柄从近两千斯特的高处“飞”了下来,平稳地落在年轻剑客的面前。

“漂亮,”黄少天惊叹了一句,当然他的感想从来不会仅止一句,“这就是你的那个武器?怪不得之前他们描述得绘声绘色,确实是个好东西。哎叶修,它叫什么?”

被称为“叶修”的男人嘴里尚叼着一根烟,闻言咧嘴笑了笑,将伞变回原状,然后向前一倾,正好遮住两人头顶。

“它叫‘千机’。”

 

倘若有任何一个不知情的人路过此处,恐怕都会为眼前的场景感到吃惊。因为此时在细雨笼罩的嘉世荒城中悠闲聊天的两个人,一个是声名赫赫的蓝雨军团副团长,有着“剑圣”之称的黄少天,另一个,则正是这片废墟曾经的主人,创下大陆历史上最显赫战绩的传奇高手,昔日嘉世的“斗神”叶修。

而眼下这两位大人物谈论的话题却并不那么高深莫测。

“……我没听错吧老叶你把我千里迢迢地喊过来就是为了帮你搜刮一下这废墟里还剩了几分钱?”

“没办法,最近拉了个小队伍,缺钱。”叶修坦然。

黄少天觉得自己难得词穷了:“你这……要找我借也行啊。”

叶修意有所指地笑笑:“我可不打算轻易欠蓝雨的债。”

“好吧,我来都来了,”黄少天也不是纠结这个的性格,挥挥手就把话题扯了回来,“你想在哪儿找?别怪我没提醒你啊,自从你们城主陶轩撤走之后这里可是天天来不同的人,地皮都快被他们翻出好几层了。”

“其实吧……”叶修望望天,雨越下越大,若不是他们现在面对面,恐怕连说话都要听不清楚,“我以前在中枢塔下面埋了宝藏,他们都不知道。”

“真的?”

“假的。”

“我……”黄少天一脸要爆粗口的表情,叶修忍不住揉了揉他刚刚被雨水打湿的头发。

“宝藏什么的没有,不过埋了东西是真的。”

“还真有东西?——靠别揉我头发,我觉得现在长得没你高就是当初你老这么揉的结果,你这是阴谋吧?是吧?”

“这可是对后辈的关爱。”

“关爱你妹,你就比我大三岁。”

“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你刚当上蓝雨副团长的时候哥就已经横扫过皇风霸图百花了。”

“你这么叼老韩和张佳乐他们知道吗!再说了当年厉害现在还不是变成这样……”察觉自己说顺嘴了,黄少天有些尴尬地咳了一声,“抱歉啊老叶。”

“没事,”叶修随意地摆摆手,从他的表情似乎看不出什么惋惜或者哀痛的情绪,“我们先去那边看看。”

 

叶修所指的地方就在中枢塔不远处,正是当初身为嘉世“斗神”的叶修本人居住的地方。出于个人理由,这位为嘉世立下赫赫战功的传奇并没有接受城主陶轩赠予的、位于僻静角落的豪宅,而是独自住在一个普通的两层小楼里。在叶修被陶轩驱逐之后,这里几经清扫和洗劫,现在已经破败不堪。

再次来到这座以它主人的身份而言普通得近乎简陋的房子前,黄少天有些感慨地一脚踹掉了摇摇欲坠的大门:“说真的老叶你知道吗,我早就想这么干一次了。”

“……少天,你对我有多不满。”

“你别说有时候还真挺不满的,不过那个时候要是这么踹你的门,附近的人立马就要把我当敌人抓起来了。哎你记得吗,有一次我半夜溜过来找你,结果还被巡逻的人给发现了。”

叶修想了一下:“是啊,那会儿你才刚进蓝雨,嘉世一个巡逻队员都能把你逮个正着。”

“我去!他们根本没逮着我好吗!好吧虽然被发现是我当时水平不够,不过本少爷要甩脱几个小喽啰还不容易么!”

“结果你那天晚上把半个嘉世都给惊动了,最后还是翻墙进的我后院……”

“靠靠靠不要提!”

“……然后摔了脸。”叶修悠然地补上后半句,然后把早已熄灭的烟蒂扔在脚边,“说起来你那次是来做什么的?”

黄少天愣了一下,虽然对过程的印象还挺深刻,但是目的好像已经模糊了:“我不记得了……都过了快十年了。”

“哦是吗,我也不记得了。”叶修说着,穿过房间打开了通往后院的门。

 

雨势越来越大,无人打理的后院遍布着杂草和淤泥,在暴雨的冲刷下如同丛林深处的沼泽。叶修撑着伞从屋檐下走出去,在庭院中转了两圈,最后停在一个地方。

“来挖一下。”

“去你的叶修,你把我当专门挖土的佃农吗?”嘴里抱怨着,黄少天还是走了过来,“原来你还真埋得有东西。”

“少天,佃农也不是专业挖土的。”叶修撑伞遮在对方头顶。

“好吧好吧这个不重要。”身负剑圣名号的年轻人说着抽出了他腰间那把极少出鞘的名剑“冰雨”,冰蓝的剑刃斜斜向下对着叶修所指的地方。他甚至没有做出什么动作,气息一荡,原本就已经被雨水冲刷掉一部分的泥土在一瞬间竟被震开了一个大坑。

黄少天收了剑往下望了望——还是泥土。

“老叶你玩我?”

叶修摸了摸下巴:“原来我埋得这么深。”

“叶修你老实告诉我真的是你自己埋的吗?你该不会连自己藏过什么东西都不记得了吧?”

“这个还真不记得。”

“你……”

“没办法,当时情势太危急,我有些东西不想让他们找到,就干脆藏在这儿了,情急之下难免顺手丢了些杂七杂八的进去。”叶修无视了黄少天一脸“信你才有鬼”的表情,自伞柄里抽出一把太刀,以一模一样的姿势斜对着那个大坑——下一秒,仅剩的一层泥土被震开,深埋的物件在暴雨冲刷下露出了本来面目。

“裂星石?”黄少天一眼认出了那个物品的上的花纹,“这可是号称守护之壁的宝贵石料……你竟然用它做了个箱子?”被雨水冲掉了最后一点泥土,留在坑底的赫然是个石箱。

“很早以前的东西了,一直放这儿,没想到后来能派上用场。”叶修收起太刀,一只手拉着黄少天走到箱子前,一只手犹自撑着伞。“来吧,打开它就交给你了。”

黄少天蹲下身端详着箱子的构造:“这玩意儿没有钥匙?”

“没有。”

“看起来也砸不开?”

“没错。”

“那怎么办,用冰雨?不行冰雨就算用尽全力也未必能劈断裂星石,搞不好还会把剑劈折。所以其实应该老老实实开锁?可是又没有钥匙……难道是从这个锁眼下手?”

跟黄少天说话的好处就是他一个人就能把所有问题都自问自答一遍,叶修拍拍他的肩:“满分。”

“少来少来,你干嘛不自己来弄?我不信你以前没打开过。”

“我手上要是有却邪的话倒是没问题。”

“哦也对,你现在这个千机伞虽然机巧挺多,要做这种活计确实还不够。说起来干嘛不找苏妹子?她随手就能把这个东西轰开吧。”

叶修苦笑:“是啊,连同里面的东西和整个院子一起。”

大陆第一枪炮师的火力可不是开玩笑的,而枪炮最不擅长的偏偏就是这种精细的攻击。

“咳……那什么,我开始了啊。”

黄少天便也不再多言,抬手出剑,剑尖轻轻点在石箱的锁眼上。接着手腕微微一抖,冰雨光芒瞬间绽开,旋即如同活物一般向着剑尖冲去。

“啪。”

石箱的盖子如同被弹起一样,缓缓地掀开了。

 

每一个被藏得小心翼翼的箱子,里面装的——至少对其本人而言——往往都是极其重要的宝藏。

当然黄少天并没有期待过完全不在意金钱的叶修能装个满满一箱黄金,但是当石箱被打开的时候他还是茫然了一下。

——里面零零散散地放了几个牛皮纸包着的物品,即使是最大的那个,看大小也不会超过一个巴掌。

叶修在他旁边蹲下,从里面拿起最小的那个,然后递给黄少天:“帮我打开一下。”

“你还真是使唤得顺手啊,看在你撑伞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了。”黄少天念叨着拆开那个层层包裹的物件,最后躺在手中的赫然是一个看起来有些年头的项链吊坠,不知名的廉价宝石镶在金属底座上,泛着点点橙光。

叶修拿过那个吊坠感叹:“好歹算是把沐橙的嫁妆给拿回来了,要是弄丢了她哥可得揍死我。”

“她哥?”黄少天有些疑惑,却也没太在意,反正时机合适他自然会告诉自己。说着他又拿出一个东西,这次不用看他也能猜出里面是张照片。

不过打开之后黄少天还是吃了一惊,因为照片上的两个人——两个少年,一个是叶修,另一个……还是叶修。

不,不对,虽然两人长得好像一模一样,但是看神态还是有着明显的区别。

“这个是你?还有一个是谁,你的兄弟?你是双胞胎?”

“是我弟弟。”叶修习惯性地摸出一根烟叼着,却没点火,“跟家里呆着呢,下次有机会带你去见见。”

“你怎么从小就看起来这么欠?”

“因为当哥哥的才华横溢,我弟自惭形秽。”

“叶修你这么不要脸你家里人知道吗?”

“至少我弟弟知道吧。”

“……”

 

暴雨覆盖着整座荒城。很难有人想得到在这个小小的院落里,两个声名地位都位于大陆顶层的人正并肩蹲在一把奇怪的伞下,像寻宝一样翻着一些对很多人来说恐怕不值一提的小东西。

黄少天一边忙着跟叶修斗嘴,一边又从里面翻出了一样。

他大概已经猜到叶修当初的动机了。被逐出嘉世之后,他所居住的地方也被清洗一空,唯独这个向来不甚打理的后院免遭一劫。谁会想到堂堂斗神会在自家院子里挖地三尺埋下一个石箱呢,谁又会想到这个箱子里装的不是什么金银珠宝,全是一些对别人而言分文不值的零碎呢。

手中的物品只有一握的大小,黄少天没猜出是什么,却觉得手感一些熟悉。他三两下拆开了外面的牛皮纸,然后彻底地愣住了。

那是一个圆形的徽章,正面深蓝的底色上印着几个简单的烫金字母。如果拿给蓝雨的任何一个人看都能一眼认出来,这正是蓝雨给新入团成员的身份证明。

黄少天不用细看都知道上面写着什么,因为这是他的徽章。那年他进入蓝雨之后很快就被提到了精英团,原先给普通成员的徽章自然也就没了用处。于是他就——

“靠靠靠靠我想起来了,”蓝雨剑圣猛然站起来,“我那年,就是半夜跑过来结果还被发现了追得到处跑那年,来找你就是为了送这个。”

一般的队员会在徽章失效之后留下作为纪念,而那会儿尚且年少的小剑客一时兴起,趁着在嘉世附近出任务的机会一路溜到了叶修这里,打算把它送给身边这个当时刚认识不久却一见如故的家伙做生日礼物。

叶修也撑着伞跟着站了起来,叼着烟冲他笑:“总算想起来了?”

黄少天甩给他一个白眼,然后翻过徽章看见自己在背面刻的字:“我那个时候的字居然这么难看,简直傻死了……不过会送你这个当礼物也挺傻的。”

“是挺傻的,”叶修伸手拿过那个多年前的生日礼物,“不过我还不是把这玩意儿留了这么多年么?就当陪你一起傻了呗。”

 

他收起手里的东西,然后弯腰从箱子里拿出最后一个小包裹递给对方:“拆开看看。”

黄少天轻车熟路地拆开包装,里面掉出一个……指环。

“……这不是嘉世以前的那个?”

“对,”叶修点点头,“哥18岁的时候第一次在比试中赢了城里的第一高手,当时的城主给的奖品。”

黄少天仔细打量了一下手中的指环,尽管看起来已经有些陈旧,但依然看得出其材质做工无不是精心打造。内侧刻着叶修的名字缩写,标志着这枚指环作为奖品的归属。

“你们嘉世为什么奖品会送指环啊,真是不明白,送点有实际意义的不行吗。”黄少天念叨着将指环递给叶修。

对方却没有接。

 

“送你了。”

“……什么?”黄少天有片刻的茫然,随即反应过来,“送我干嘛无缘无故的,而且这东西不是对你意义很重大么怎么能随便送啊?”

叶修有些无奈地收起伞,黄少天这才注意到雨不知在何时已经停了,太阳正自云层的缝隙中投下光芒。

“第一,不是无缘无故,如果你还有印象的话,今天是你生日。”

叶修随手将伞插在地上。

“第二,没有打算‘随便送’。”

他一手拿过黄少天手中的指环,一手抓起尚有些发愣的剑客的手。

“第三,确实是意义重大,所以要做更重大的事。”

曾经的斗神小心翼翼地低头将那枚保存已久的指环套在青年的手指上,不知是不是巧合,指环的大小竟然刚好合适。

“……”直到对方松开了手,黄少天才慢慢回过神来,“老叶我怎么以前不知道你这么肉麻。”

而他面前的男人掏出打火机点燃嘴边的烟,冲他露出了一个再熟悉不过的笑。

“生日快乐。”


-The End-

评论(30)
热度(100)